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详情

(2018)粤12民终936号

文书:(2018)粤12民终936号 更新时间:2018-07-12 20:55:09
广 东 省 肇 庆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粤12民终93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德庆县莫村镇车牛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麦杰荣,该村民委员会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家宝,男,1985年12月13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德庆县。系该村委会村监委成员。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林华忠,男,1968年11月2日,汉族,住广东省吴川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陆阳庆,男,1969年4月14日,汉族,住广东省湛江市坡头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黎国策,男,1966年10月1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系陆阳庆同学。

上诉人德庆县莫村镇车牛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莫村车牛村委会)因与被上诉人林华忠、陆阳庆农业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德庆县人民法院(2017)粤1226民初8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莫村车牛村委会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其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2.判令林华忠、陆阳庆承担本案上诉费用。

事实和理由:1.莫村车牛村委会与林华忠、陆阳庆于2005年1月18日签订一份《林地承包合同》,双方约定莫村车牛村委会将其所有的林地1400亩承包给林华忠、陆阳庆经营,合同对承包的范围、承包期限、承包款及支付方法、双方的权利义务、违约责任等作出了约定。该合同是双方真实的表示,没有违反国家规定的有关法律法规时有效合同。为了公正、严肃,该合同特别在德庆县公证处作了公正。在公证合同约定:“……三、承包款从2006年开始计收,每亩每年捌元,每年总承包款壹万壹仟贰佰元分年缴付,合同签订时先交清2006年承包款,以后每年承包款于当年12月底前交清,若超期一年未交清应交承包款的,按违约论,甲方有权终止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林华忠、陆阳庆均违反了上述规定。事实上,莫村车牛村委会一再催收有关欠款,林华忠、陆阳庆在合理期限仍拒不交租,时间为连续2年以上,直至莫村车牛村委会通过公证处于2016年7月28日将解除合同告知书发出为止,仍拖欠应交租金。2.根据公证合同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的约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林华忠、陆阳庆单方面违约,林木等理应归莫村车牛村委会所有。3.在林华忠、陆阳庆单方违约的情况下,莫村车牛村委会依法行使合同解除权。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九十四条第一款(三)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请二审法院依法支持其诉求。

林华忠、陆阳庆辩称,1.莫村车牛村委会的上诉理由与事实不符。理由是:2005年1月18日双方签订林地承包合同至2014年期间,一直履行合同,从不拖欠莫村车牛村委会的承包款。2014年后新换届的村委从没有催促过其缴交承包款,其多次主动联系缴交承包款都不给缴交。因此,林华忠、陆阳庆不存在被莫村撤销村委会多次催缴承包款而故意拖延的事实。2.林华忠、陆阳庆十多年来的投入,且林地上还有没收成的林木,解除合同会令其损失惨重,也是不公平的,莫村车牛村委会应告知其最新银行账号让其立即支付所欠的承包款和正当损失(或当庭缴付),双方继续履行合同。综上,二审法院应依法驳回莫村车牛村委会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莫村车牛村委会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解除莫村车牛村委会与林华忠、陆阳庆于2005年1月18日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2.该案诉讼费用由林华忠、陆阳庆负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05年1月18日,莫村车牛村委会与林华忠、陆阳庆及案外人黎国策签订《林地承包合同》。合同约定:林华忠、陆阳庆及案外人黎国策承包莫村车牛村委会竹尾坑、黄牛朗至大坑新一带林地,有效种植面积1400亩;承包期30年(2005年2月1日至2035年12月30日);承包款每年每亩8元,每年总承包款11200元,每年承包款于当年12月底前交清,若超期一年未交清应交承包款按违约论,莫村车牛村委会有权终止合同。合同签订后,林华忠、陆阳庆开路、购树苗等作了大量的投入,在1400亩承包山地上种植了桉树,2013年采伐第一批,第二批桉树长至4-5米高,胸径大约10厘米。

合同履行期间,林华忠、陆阳庆已付清计至2013年12月底的承包款。2012年2月10日,案外人黎国策与林华忠、陆阳庆签订《林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约定黎国策将其承包经营权份额转让给林华忠、陆阳庆,莫村车牛村委会在该合同书签署:“同意转让”,并加盖其印章。2014年1月19日,林华忠、陆阳庆转账汇款9600元支付承包款给莫村车牛村委会。同年4月,莫村车牛村委会换届。之后,莫村车牛村委会没有向林华忠、陆阳庆追讨2014年后的承包款。

2016年7月29日,莫村车牛村委会在德庆县公证处公证下向林华忠、陆阳庆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言明:“我村民委员会与你们于2005年1月18日签订林地承包合同,合同签订后,我村民委员会严格履行合同,但你们从2014年起至现在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你们从2014年开始,没有按照合同约定时间交付承包款,我方多次追你方交付承包款,你方都没有交付承包款,我方作为合同一方当事人,现根据合同法、农村土地承包法、相关规定和林地承包合同第三条规定从2016年7月29日起,我方解除与你们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合同解除后,我方亦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等途径维持自己合法权益之权利。”同年8月5日,林华忠、陆阳庆接到该通知书后,即就支付承包款事宜联系莫村车牛村委会新当选的村委干部未果,随即于2016年8月11日向莫村车牛村委会发出《关于解除合同通知书的复函》,该复函载明:“……从2014年开始,由于种种原因,一是这二年你村委干部换届联系不到交款事宜,二是路途远过于忙碌,请谅解。望把你们的最新账号和电话给我们,以便近期把所欠租金缴上,并望收回<解除合同通知书>。特此复函。2016年8月7日。联系电话:陆阳庆……林华忠……”。莫村车牛村委会新当选的村委主任接收该复函后没有回复。

2017年7月21日,莫村车牛村委会就其与林华忠、陆阳庆林业承包合同纠纷向该院提起诉讼。2017年8月24日,莫村车牛村委会向该院提出撤诉申请,该院作出(2017)粤1226民初699号民事裁定,准许其撤回起诉。

2017年8月29日,林华忠、陆阳庆向莫村车牛村委会新当选的村委主任麦杰荣发出信息,再次要求其提交账号支付承包款。该信息言明“车牛村委及麦主任好!我们是你们车牛村委梅林地承包人林华忠、陆阳庆,……现望给村委银行帐号我们以便向你们缴承包金,或约时间商详,你们定。……”。莫村车牛村委会接收该信息后仍然没有回复,并以林华忠、陆阳庆拖欠承包款为由起诉要求解除林地承包合同。

一审法院认为,该案是林业承包合同纠纷。争议焦点是莫村车牛村委会、林华忠、陆阳庆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是否解除问题。莫村车牛村委会、林华忠、陆阳庆签订《林地承包合同》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是有效合同,双方应依约履行。合同签订后,林华忠、陆阳庆一直依约履行。林华忠、陆阳庆没有交付2014年后的承包款,莫村车牛村委会就此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林华忠、陆阳庆即要求莫村车牛村委会提供账号缴交拖欠的承包款,而莫村车牛村委会拒绝协助致使未交清承包款不能归责于林华忠、陆阳庆,故莫村车牛村委会的合同目的并非不能实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规定,莫村车牛村委会要求解除合同,理据不充分,该院不予支持。另外,林华忠、陆阳庆自承包合同订立后已实际对承包的林地做了大量投入,若解除合同,其应获得相应的补偿,但莫村车牛村委会、林华忠、陆阳庆双方对此未作妥善处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承包期内,承包方交回承包地或者发包方依法收回承包地时,承包方对其在承包地上投入而提高土地生产能力的,有权获得相应的补偿”的规定,不宜解除双方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三)(四)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驳回莫村车牛村委会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元,减半收取计50元,由莫村车牛村委会负担。

二审中,莫村车牛村委会提交的5份证据因在一审中已提交过,本院不再审查;林华忠、陆阳庆提交其与莫村车牛村委会主任麦杰荣聊天的微信截图,拟证明林华忠、陆阳庆一直主动联系莫村车牛村委会要求交租的。

经质证,莫村车牛村委会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承认是林华忠、陆阳庆于2018年5月20日发给他的,有与其沟通过交租的事情。

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为林业承包合同纠纷,根据当事人的上诉和答辩以及查明的事实,本案争议焦点主要为双方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是否应该解除的问题。

关于该争议焦点,莫村车牛村委会、林华忠、陆阳庆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是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且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规定及《林地承包合同》的约定,本案中,自案涉合同签订后至2014年期间,林华忠、陆阳庆均一直依约履行缴交承包款的义务。在案涉合同承包期限尚未届满的情况下,莫村车牛村委会自2014年换届后并没有向林华忠、陆阳庆履行告知义务且未经催告林华忠、陆阳庆缴交承包款即向其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违反了双方合同的约定及法律的规定,而当林华忠、陆阳庆要求其提供账号缴交拖欠的承包款其均不予协助,因此林华忠、陆阳庆未能缴交承包款的责任不能归于林华忠、陆阳庆一方,庭审中林华忠、陆阳庆提供的证据拟证明的事实与上述事实相互佐证,故是莫村车牛村委会一方的主观原因导致的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因林华忠、陆阳庆不愿意解除合同,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考虑林华忠、陆阳庆已对承包林地进行了大量投入且双方并未对此作出妥善处理的客观事实,对莫村车牛村委会要求解除合同不予支持的处理恰当,理据充分,本院予以维持,莫村车牛村委会的上诉理由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当事人没有提出上诉和请求的其他事项,本院不予审查。

综上所述,莫村车牛村委会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德庆县莫村镇车牛村民委员会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何 桑

审 判 员  唐 强

审 判 员  张秀丽

二0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  覃丽珍

书 记 员  李少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