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详情

(2018)粤12民终875号

文书:(2018)粤12民终875号 更新时间:2018-07-12 20:55:09
广 东 省 肇 庆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粤12民终875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石海玲,女,1978年2月1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德庆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广文,广东丹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潘志权,男,1974年9月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德庆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飞宇,广东端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金兴,广东端庆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石海玲因与被上诉人潘志权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德庆县人民法院(2017)粤1226民初108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石海玲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梁广文、被上诉人潘志权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飞宇、潘金兴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石海玲上诉请求:1.撤销广东省德庆县人民法院(2017)粤1226民初1089号民事判决;2.依法改判驳回潘志权一审各项诉讼请求;3.本案的诉讼费用由潘志权承担。事实和理由:本案讼争的150000元不存在石海玲不当得利,根据潘志权举证的证据2-3《协议》中第1项“在今年内还清唐伟用借款150000元及利息……”的约定是对潘志权尚欠唐伟用借款150000元的事实予以确认;与第2项“在今年内还清聚龙湖畔E1206房剩下的购房款……该款项由潘志权个人承担”是两项相互独立债务承担的约定。因此,潘志权于2015年12月2日通过银行转账150000元给石海玲不是委托石海玲向唐伟用还清借款150000元,事实是履行与石海玲于2015年7月10日签订的《协议》中第2项约定的“在今年内还清聚龙湖畔E1206房剩下的购房款……”的支付剩下购房款义务。因此,根本不存在石海玲不当得利,石海玲没有义务返还该150000元及支付利息给潘志权。综上,石海玲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实体判决不当,请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潘志权口头答辩称,潘志权认为一审判决事实清楚,法律适用正确,应予维持。石海玲上诉所称的事实理由全部不成立,理由如下:一、本案一审时石海玲答辩认为15万元用于其及儿子生活费用,上诉又认为是支付房款,石海玲的说法违反诚信原则,其陈述前后矛盾,所以石海玲主张15万元用于支付购房款的说法不成立。二、石海玲说《协议》中约定的余下房款其实是二人分手后的赔偿,此约定潘志权认为此约定违反《婚姻法》公序良俗,支付房款没有法律依据,此约定应确认无效,属于不当得利。三、针对《协议》中约定余下购房款问题,一审法院于(2016)粤1226民初855号民事判决已处分,驳回了石海玲主张18万元的诉讼请求。综上所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石海玲上诉请求没有事实依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石海玲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潘志权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石海玲归还潘志权不当得利款项150000元;2.判令石海玲以第一项未归还不当得利为本金从2015年12月2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向潘志权支付利息,直至款项付清为止;3.判令石海玲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潘志权、石海玲于2010年初相识交往,于2011年初双方便开始非法同居生活(潘志权在与石海玲非法同居之前,于2001年与陈美嫦登记结婚),于2012年10月26日生育了一儿子潘林峰。2015年起潘志权、石海玲关系恶化,于2015年7月10日双方签订了一份《协议》,该协议约定:1.潘志权在今年内还清唐伟用(石海玲母亲)借款150000元及利息;2.潘志权在今年内还清聚龙湖畔E1206房剩余的购房款作为潘志权与石海玲分手赔偿;3.潘志权在没有还清以上款项前,每月还要支付3000元作为生活费用;4.在还清以上款项后,潘志权与石海玲母子再没有任何关系,双方不得干扰搞事。签订了上述协议后,潘志权于2015年12月2日通过银行转账向石海玲银行账户转账150000元(即本案争议的款项)。

另查明,唐伟用于2016年9月7日以潘志权欠款150000元为由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潘志权在该案提出了已于2015年12月2日通过石海玲归还了150000元给唐伟用,要求法院驳回唐伟用的诉讼请求的抗辩意见。一审法院于2016年12月1日作出(2016)粤1226民初854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潘志权在2015年12月2日向石海玲付款150000元属另一法律关系,一审法院不合并审理,其可另行主张权利。判决潘志权要向唐伟用偿还借款150000元。后潘志权不服,上诉于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13日作出了(2017)粤12民终479号民事判决书维持了德庆法院上述判决。随后潘志权便于2017年11月13日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不当得利诉讼。

再查明,石海玲同于2016年9月7日以潘志权为被告向一审法院提起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诉讼,要求潘志权每月支付儿子抚养费1200元等〔案号(2016)粤1226民初857号〕,后经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一致调解协议。

一审法院认为,首先,石海玲在答辩称要求追加潘志权抚养孩子的生活费的请求,因该请求属另一法律关系,本案不作处理。其次,本案潘志权于2015年12月2日通过银行转账150000元给石海玲的事实,双方当事人均予以认可,一审法院予以确认。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上述潘志权转给石海玲的款项是否是潘志权通过石海玲归还给石海玲母亲唐伟用的借款,该款石海玲是否是没有法律根据取得的不当利益。结合本案的证据和查明的事实,对本案的争议焦点,一审法院作如下评析:1.对潘志权主张于2015年12月2日转账给石海玲150000元是通过石海玲归还其母亲150000元借款这一事实,有潘志权、石海玲于2015年7月10日签订的协议和潘志权于2013年8月20日向唐伟用立下的借条等作佐证,而且在金额和约定还款时间上十分吻合,另外根据协议是潘志权、石海玲双方所签订,石海玲与唐伟用是母女关系等实际情况分析,潘志权转账给石海玲,由石海玲归还欠其母亲借款是比较符合当时的客观实情。2.对石海玲辩称潘志权于2015年12月2日转账150000元给石海玲是属潘志权给付石海玲和儿子生活费的抗辩,一审法院认为石海玲并未能向法院提供证据证实。相反,潘志权、石海玲关系恶化后,在2015年7月10日双方签订的所谓分手协议中,对债务、分手赔偿金和生活费等均已作有约定,该协议并没有约定有潘志权支付石海玲150000元生活费的条款,因此,既然潘志权、石海玲双方已有该协议约定,那么按照常理,潘志权就没有义务再于2015年12月2日转账150000元给石海玲用作生活费了,相比之下潘志权转账给石海玲在金额和时间上恰恰与潘志权履行协议第一条(即在年底前归还石海玲母亲唐伟用的借款150000元)相符合。另外,假如潘志权在2015年12月2日转账给石海玲150000元是给石海玲和儿子的生活费,但石海玲在时隔不到一年时间内于2016年9月7日又向一审法院提起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起诉要求潘志权支付抚养费等,而且,该案在诉讼过程中潘志权、石海玲双方均没有提及潘志权在2015年12月2日转账给石海玲150000元的事情就对抚养费等达成了调解协议,对于这一点也是有悖常理的。综上所述,潘志权主张转账给石海玲150000元是通过石海玲偿还石海玲母亲唐伟用的借款,而石海玲没有代还,要求石海玲返还非法所占有潘志权的150000元,有潘志权、石海玲签订的协议和潘志权向唐伟用立下的借据等证据证实,结合本案的事实并参照日常经验法则判断,潘志权的主张符合常理,一审法院予以采信。石海玲抗辩潘志权转账给石海玲150000元是潘志权给石海玲和儿子的生活费,石海玲未能提供证据证实,且于情不合,一审法院不予支持。至于潘志权要求石海玲支付占有该款项利息问题,因为该150000元潘志权是用作偿还给石海玲母亲唐伟用的借款,而石海玲侵占了该款没有偿还给唐伟用,因此潘志权的利息损失应该从法院生效判决确定潘志权应向唐伟用还款的时间开始计算为宜。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七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石海玲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潘志权返还150000元,并从2017年7月3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以150000元为本金支付利息至本判决确定之日止。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1650元,由石海玲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石海玲提交了以下证据:1.《个人活期明细查询》;2.存款账户转账单;3.《账户贷款明细》。以上证据拟证明石海玲于2018年4月10日一次性还清房款本息156273元,本案涉案的150000元已经由石海玲用于还清房贷,即说明石海玲取得150000元有足够的依据,根据双方协议约定,不构成不当得利。另外,上述证据显示,当时房款还欠约180000元,除支付150000元以外,还在2016年2月、5月支付房款共22000元,说明潘志权确认协议第二条,并自愿履行。潘志权质证认为:对转账款项无法核对,账号不同。关联性问题上,转账的两笔钱不代表是还购房款项,潘志权认为即使有转账款项也是支付抚养费,不存在石海玲所说购房款问题。按照《协议》第三条,潘志权需每月向石海玲支付3000元,所以上述转账款项应是抚养费。至于石海玲所说已还清150000元多,与本案无关。理由是该款项产生的时间是2018年4月10日,而《协议》第二条约定还清房款时间是2015年底,并且转账账户户名为石志伟(系石海玲兄长)而不是石海玲。

潘志权提交了以下证据:1.(2016)粤1226民初855号民事判决书;2.《借据》。上述证据拟证明关于购房款问题,当时《协议》约定了支付房款但未实际履行,石海玲认为《协议》第二条写的是赔偿款法律上不允许,便要求潘志权写了180000元的《借据》。石海玲也据此起诉至一审法院,一审法院对180000元已经处理并驳回了石海玲的诉讼请求,即间接证明购房余款已经由法院作出处理。石海玲质证认为:潘志权提供的证据与本案无关,(2016)粤1226民初855号民事判决查明事实和石海玲的诉求没有反映180000元的债务是从购房余款转化而来,潘志权认为《协议》第二条约定已由法院处理没有事实依据。

本院二审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双方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二审另查明,石海玲、潘志权在签订《协议》时德庆县聚龙湖畔E1206房的剩余购房款约180000元,该部分房款于2018年4月10日由石海玲兄长石志伟账户转款还清。一审法院生效的(2016)粤1226民初855号民事判决驳回了石海玲要求潘志权、陈美嫦共同偿还180000元借款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基本一致,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案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不能达成一致意见。

本院认为,本案是不当得利纠纷。根据石海玲的上诉意见和潘志权的答辩意见,二审争议焦点为关于石海玲占有涉案的150000元是否构成不当得利的问题。

经查证,石海玲和潘志权于2015年7月10日双方签订《协议》,该协议涉及潘志权还清唐伟用借款150000元及利息、潘志权还清购房款作为分手赔偿和支付生活费用等内容。上述协议签订后,唐伟用起诉潘志权归还借款150000元及利息获生效判决支持;石海玲诉潘志权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双方亦以调解协议方式结案;关于潘志权还清购房款作为分手赔偿问题,石海玲将赔偿问题转化为借款形式诉讼于一审法院,要求潘志权、陈美嫦共同偿还180000元借款,石海玲该诉讼请求被一审法院生效判决予以驳回。结合上述情形以及双方签订《协议》等案件情况分析,潘志权于2015年12月2日转账150000元给石海玲,是通过石海玲归还其母亲150000元借款更符合当时的客观实情,石海玲没有将该款归还其母亲而是占为己有已经构成不当得利。石海玲一审期间主张该150000元为抚养费和生活费,但与生效的(2016)粤1226民初857号民事调解书内容不一,且石海玲、潘志权在该案中均没有提及该150000元抚养费有悖常理;石海玲二审期间改变主张,认为150000元是支付德庆县聚龙湖畔E1206房剩余房款,而对于剩余房款问题是作为双方分手赔偿款,石海玲将赔偿问题转化为借款形式诉讼于一审法院要求潘志权偿还被一审法院生效判决予以驳回。综上所述,石海玲一、二审陈述前后不一,且没有提供合法有效证据证实其占有该150000元款项的合法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之规定,石海玲对此应构成不当得利,其应当返还150000元本息给潘志权。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恰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上诉人石海玲的上诉请求理据不足,本院依法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3300元,由上诉人石海玲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梁碧媛

审 判 员  蔡红茂

审 判 员  梁达明

二○一八年六月五日

法官助理  林诗勉

书 记 员  何桂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