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详情

(2018)粤12刑初21号

文书:(2018)粤12刑初21号 更新时间:2018-07-12 20:55:07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8)粤12刑初21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肇庆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云,男,1986年9月12日出生,仡佬族,小学文化,户籍所在地贵州省毕节市金沙县,案发前住广东省肇庆市鼎湖区莲花镇崖洲村委会一出租屋,因本案于2017年10月9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0日被逮捕。现羁押在肇庆市看守所。

肇庆市法律援助处指派的辩护人董旖旎,广东山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肇庆市人民检察院以肇检诉刑诉〔2018〕1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云犯故意杀人罪,于2018年4月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4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东省肇庆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少雯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云及其辩护人董旖旎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广东省肇庆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云与被害人姚某二系表叔侄关系。两人一同租住在肇庆市鼎湖区莲花镇崖洲村委会旁出租屋。2017年10月7日20时许,李云从肇庆市鼎湖区莲花镇崖州村委会旁小卖部看完电视回到其出租屋中,两人因琐事发生争执。李云趁姚某二不注意时,从出租屋内的冰柜上拿起一把菜刀,并用刀砍中姚某二左边肩胛及左边脖子位置,姚某二被砍后退回了其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后李云又走进了姚某二房内,用刀在姚某二的脖子位置又割了一刀,致被害人姚某二背部和颈部受伤。作案后,李云将菜刀丢弃在灶台后洗澡并离开了现场。2017年10月8日,李云在广东省肇庆市四会龙某工业园福多多超市拨打电话投案自首。经鉴定,被害人姚某二因左颈内静脉、右颈总动脉、右颈内静脉断裂造成大出血致死。

认定上述事实,广东省肇庆市人民检察院提供了物证、书证、证人证言、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视听资料等证据予以证实。

广东省肇庆市人民检察院根据上述事实,认为被告人李云因琐事与被害人姚某二发生争执继而持刀杀害被害人,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李云在作案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被告人李云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李云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一)对肇庆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查明的事实基本无异议,指控的罪名无异议。

(二)被告人李云主动投案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

(三)被害人在起因上存在过错,可以从轻对被告人的处罚。案发时是因被害人喝了大量的酒,情绪失控对李云咒骂砸碗,才导致双方冲突,因此被害人在起因上存在明显过错,可以从宽对被告人的处罚。

(四)被告人李云与被害人“姚某二”是亲友关系,案发时二人在同一出租屋居住,案发起因是双方都喝了酒仅因亲友间小矛盾激化导致双方冲突而造成。被告人李云主观恶意不深,人身危险性不高,依法应当酌情予以从宽处罚。

(五)被告人李云此前从未接受过刑事处罚或行政处罚,案发前一直遵纪守法表现良好,当庭认罪、悔罪,在量刑时应该酌情予以从宽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李云与被害人姚某二(贵州省金沙县人,殁年41岁)系表叔侄关系,共同租住在肇庆市鼎湖区莲花镇崖洲村委会附近的一间出租屋。2017年10月7日20时许,李云从肇庆市鼎湖区莲花镇崖州村委会旁林某2的小卖部看完电视回到出租屋,因琐事而与姚某二发生争执。期间,姚某二辱骂并用酒瓶砸向李云,李云趁姚某二不注意时,从冰柜上拿起一把菜刀,用刀砍中姚某二左边肩胛及左边颈部位置,姚某二被砍后退回了其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李云继续用刀在姚某二的右边颈部位置又割了一刀,致被害人姚某二背部和颈部受伤。作案后,李云逃离了现场。2017年10月8日,李云在广东省四会市工业园福多多超市拨打电话投案自首。经鉴定,被害人姚某二因左颈内静脉、右颈总动脉、右颈内静脉断裂造成大出血致死。

认定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如下证据证实:

一、物证

1.扣押笔录及扣押决定书,反映:公安机关以肇公鼎扣字[2017]00038号扣押决定书将李云身上所穿的上衣、短裤、拖鞋进行扣押。

2.扣押决定书,反映:公安机关将短裤、菜刀予以实物扣押。

二、勘验、检查笔录

现场勘验检查笔录鼎公刑勘[2017]0350号(附照片97张,现场勘验检查制图2张,录像405分钟),反映:案发现场为肇庆市鼎湖区莲花镇崖州村委会旁一民宅。

三、鉴定意见

1.广东省肇庆市鼎湖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鼎公(司)鉴(法尸)字[2017]10001号,反映:死者姚某二因锐器致左颈内静脉、右颈总动脉、右颈内静脉断裂造成大出血死亡。其颈部创口及左肩胛部创口损伤情况符合较为锐利的致伤工具(如菜刀)砍切形成特征。

2.广东省肇庆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庭科学DNA鉴定意见书(肇)公(司)鉴(DNA)字[2017]10054号,反映:大门口地面纸巾上可疑血迹检材、厅床凉席上可疑血迹检材、厅床下地面可疑血迹检材、厅地面可疑血迹检材、厨房灯开关上可疑血迹检材、卫生间水龙头开关上可疑血迹检材、卧室门口地面可疑血迹检材、床上可疑血迹检材、卧室地面可疑血迹(17-1)检材、卧室墙上可疑血迹检材、卧室地面上可疑血迹(20)检材、卧室靠楼梯墙可疑血迹检材、卧室内竹竿上可疑血迹检材、尸体背部可疑血迹检材、姚某二右手指甲擦拭物检材、大门后把手上可疑血迹检材、死者短裤上可疑血迹检材、李云所穿短裤左侧可疑血迹检材、菜刀刀刃上可疑血迹检材、菜刀刀柄上脱落细胞擦拭物检材、人民币纸币上可疑血迹检材、烟盒上可疑血迹检材与姚某二尸体肋软骨检材的STR分型相同。

3.鉴定书肇鼎公(司)鉴(痕)字[2018]03001号及告知书、情况说明,反映:侦查机关将在现场提取的有鉴定价值的鞋印编号C201803001002送检鉴定。经鉴定,现场提取的鞋印与用于鉴定的样本鞋(李云归案时所穿,经过李云辨认为作案时所穿的鞋子)鞋印是同一类鞋所留。

(四)证人证言

1.证人莫某1(崖州村委会书记)的证言,主要内容:2017年10月8日中午12点10分,房东何某1发现崖州二队49号有人死亡,莫某1报案到莲花派出所。具体经过:崖州二队49号房东何某1在她门前拦住莫某1,说有人打架打死人了。莫某1听房东说房间死了人,就报警到莲花派出所。莫某1没有听到之前两天附近有人争吵或者打架。莫某1不知道受害人的名字,只听说过他是贵州人,30岁左右,做搬运工。受害人和一个比较胖的中年男子一起住,受害人和他侄子一起住,住了三个月,平时在附近搬砖。下班了两人一起喝酒,有时喝完会争吵。莫某1听说是个湖北老板介绍他们过来搬砖,受害人早上4点去上班,上午9点才回出租屋,很少和他们接触,不太了解。何某1告诉莫某1后,莫某1进屋里看了一下,不过没有看死者。房门原来是锁着的,是何某1用钥匙打开的。除了何某1没有其他人进入现场,莫某1何某1说里面人已经死了就没有进去。受害人大概在出租屋住了三个月。村委会门口和崖州村路口各有一个视频监控。

2.证人林某1(永安卫生院医生)的证言,主要内容:2017年10月8日12时40分左右,林某1接到120电话报称在莲花崖州村附近路边的屋里有一名男子昏迷,于是林某1、护士陈某1、司机李某4去出诊。大概过了10分钟左右,他们到达现场,林某1和护士陈某1在民警指引进入屋内,一进门是厅,厅正对着一间房,林某1先进入屋里,见到一名男子背部朝上(上身没穿衣服,只穿了一群短裤)趴在床上,背上有血迹,床和墙上有血迹(血迹比较暗,已经干了)。该名男子头部向里面,林某1踩上床上对其进行确诊,发现其已经没有脉搏和呼吸,身体已经僵硬凉了,就确认该名男子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之后民警说要叫法医。该名男子中等身材,比较壮实,年龄40-50岁的中年人。

3.证人陈某1(永安卫生院护士)的证言,主要内容:2017年10月8日12时40分许,陈某1接到值班医生电话说有人在莲花镇崖州有人昏迷,要出车。陈某1和医生林某1约13时许。到达一个民宅,从门口进去后是一个客厅,走到一个房间内闻到很重的血腥味,陈某1看到房间内左手边有一张床,一名上身没穿衣服,下半身穿着一条短裤的男子脸部朝下趴在床上,那名男子的背部有很多血,在房间内的地上、床上、床边的墙上也有很多血迹。血迹都干了,呈暗红色。由于太暗,陈某1回到救护车拿了一个电筒,医生林某1踩在床上,检查那名男子,检查后对民警表示那名男子身体又硬又冻,已经没有生命体征。民警就说可以回去了。那名男子应该约40来岁,身材偏瘦,肌肉比较结实。陈某1只看到了男子的背部,有很多血,因为现场很暗,没看清有否伤痕。

4.证人莫某2(被害人邻居)的证言,主要内容:2017年10月8日12时许,莫某2回到家,租住在他隔壁的一个广西籍妇女走过来指着何某1的旧屋对莫某2说:“你叫那间屋的屋主快过来开门,住在里面的两个人的一个乡里今早过来说他们两个昨晚打架,可能打死人了。”莫某2就叫何某1来开门,她用钥匙开门后自己走进屋里去看情况,很快何某1就在屋里大喊:“哇真的死了!真的死了!”之后何某1就走出屋子。这时崖州村委会主任莫某1刚好经过路口,听到何某1说那个人死了,就叫莫某2打110报警,莫某1也打了莲花派出所的电话报警。莫某2表示:死者年约30多岁,身高约170厘米,身材偏瘦,听说是贵州人,做搬运工,不知道名字;和死者一起居住的男子年约30岁,身高约165厘米,身材偏胖,听说也是贵州人,和死者是亲戚关系,也做搬运工。听说和死者一起居住的男子在2017年10月7日20时许已经离开了莲花镇崖州村,目前去向不明。离开时向崖州村委会对面的士多店老板林某2借了100元。不清楚死者和同住的男子关系如何,只知道他们两人经常在崖州村委会周边的士多店买啤酒喝。没见过他们吵架。听广西籍女子说,10月8日早上10时多,有个自称是住在何某1旧屋两名男子的乡里过来找他们,但是该旧屋锁门了进不去,就告诉了广西籍女子,说住在何某1旧屋里面的两名男子昨晚打架,可能打死人了,叫广西籍女子叫房东(何某1)开门。

5.证人李某1(被害人的表哥)的证言,主要内容:2017年10月8日早上9时许,李某1侄女婿肖军在厂里告诉李某1,李云打死了李某1表弟姚某二,是李云电话回家说的。李某1立即打电话给姚某二,但是没有打通。之后李某1赶到莲花镇崖州村姚某二租住的出租屋,到屋门口时,发现大门上锁。李某1问附近的人昨晚有无听到有人打架的声音,附近的人说没有。过了一会,女房东就来了,跟附近的人说死人了。又过了一会,民警就到达并封锁了现场。李某1表示:姚某二,年约四十岁,身高约165cm,身材较瘦,是贵州省毕节地区人,是李某1表弟,平时在莲花镇帮一名叫老李的湖北老板从事搬红砖工作;李云,年约三十岁,身高160cm,身材较肥,是贵州省毕节地区人,是李某1侄儿,平时在莲花镇帮一名叫老李的湖北老板从事搬红砖工作;肖军,年约三十岁,身高160cm,身材中等,贵州省毕节地区人,李云的姐夫。李某1没有看到进屋里看姚某二的尸体。平时很少跟姚某二联系。“老李”年约五十岁,身高170cm,湖北人,身材较肥,平时在莲花镇卖红砖。姚某二和李云2017年7月份左右到莲花镇崖州村租房。两人平时关系还行,就是平时喜欢喝酒,喝完酒偶尔会有争吵。没听说过他们有债务或者其他矛盾。姚某二平时身体很好,没听说他有什么病。没有吸毒等不良嗜好。李某1没有联系过李云,不知道他身在何处。

6.证人肖某(被害人的表侄,被告人李云的姐夫)的证言,主要内容:2017年10月8日凌晨0时肖某接到岳母(李云的母亲)的电话,说李云和姚某二打架,叫肖某去看一下。肖某早上7时左右和李某1开摩托车过去姚某二和李云的出租屋。早上9时许,两人到出租屋附近,李某1打了姚某二的电话十余次,电话都没有接通。肖某李某1就怀疑出事了,准备去派出所报警。这时姚某二住处的房东来了,说里面出事了,已经有其他人报警了。后来警察和救护车到达现场。肖某因为害怕没有靠近现场。肖某表示:姚某二和李云在崖州帮人搬砖。不清楚姚某二如何死亡。姚某二是李云亲表叔,平时关系挺好,最近一个多月在一起工作。姚某二,年龄约四十岁,身高160cm中左右,身材较瘦,贵州人,是李某1表叔;李云,年龄大概30多岁,身高165cm左右,身材较胖,贵州人,肖某是李云姐夫;李某1,年约50岁,贵州人,身高160cm左右,身材较瘦,李云的叔叔。肖某表示姚某二半个月之前过去龙某玩过,李云几天前打电话联系过肖某。10月8日中午12时左右李云打电话给肖某问他借钱,肖某拒绝了。10月8日下午3时许,肖某岳母告诉肖某李云已经去派出所自首了。姚某二和李云没有债务纠纷或者其他矛盾。不知道两人有否不良嗜好。

7.证人何某2(又名何某1,被害人和被告人李云住处的房东)的证言,主要内容:2017年10月8日中午12时许,何某2大伯莫某2来到何某2家说有外省男子来找租住何某2出租屋的外省男子,说昨晚有人打架,要何某2开门看看是否有这回事。何某2莫某2立即到她出租屋那里,见到大门紧闭。何某2莫某2站在大门口为她壮胆,她就用钥匙开了门走进去。进去大厅后,发现大厅床上没人。继续往前看走到房间门口,何某2发现一名租客面朝下趴在床上,吓到跑出去,见到村委会主任莫某1何某2对他说她的出租屋死人了。这时在崖州卖砖的外省男子经过,何某2对他说:“你介绍来的人出事了,你先别走。”那名男子就停下了。之后莫某1就保了警。几分钟后民警到达现场,查看了现场情况后就打120叫救护车。几分钟后医生到了现场,何某2就回家吃饭,饭后到莲花派出所反映情况。何某2表示:出租屋位于莲花镇崖州村委会背后,是一间旧屋,两层高,红砖结构,二楼楼顶搭瓦,每层各有一个厅一个房。二楼的房和厅用于堆放杂物,一楼的房和厅出租。2017年7月13日出租,以300元每个月的价格租给了由在崖州卖砖的外省男子用小车搭来的一名外省男子(死者),7月底,死者带着另一名外省男子入住。两名租客中,男子(死者)年约三十来岁,身高约167cm,身材较瘦,另一名男子年约三十来岁,身高约160cm,身材较肥。何某2当时在房门口看到死者趴在床上不动,吓到直接跑出去求助,没仔细看。进去时,屋子门窗都是完好的。两名租客平时关系很好,一起吃饭和上下班,没见过他们争吵。不清楚跟死者一起的男子在何处,不清楚死者如何死亡。最后一次见到死者是2017年10月7日下午16时许,路过出租屋时,见到两名租客在大厅吃东西。在崖州卖砖的外省男子年约四十来岁,身高约170cm,身材较肥,在莲花镇崖州村委会附近卖砖。死者和同住的男子都是在帮那个外省男子打工,帮忙搬运红砖。

8.证人莫某3(住在案发出租屋隔壁)的证言,主要内容:2017年10月8日12时许,莫某3在家听到屋前的出租屋很吵,就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到了出租屋门口看到村书记莫某1和房东何某1在,何某1说出租屋里打死人了,之后警察就来到现场。莫某3表示:死者是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较胖的男子一起住在这间出租屋。死者年龄大约三十五、六岁,身高165cm,身材较瘦,听说是贵州人;同住的男子,年龄大约三十五、六岁,身高约163cm,听说也是贵州人。不知道其真实姓名。两名男子是2017年7月住进出租屋的。平时给卖砖的人搬砖,一般凌晨4时开工,上午9时回来,下午很少工作。两人喜欢喝酒,工作完回家就到往莲花方向路边的士多店卖啤酒喝,士多店老板是林某2。他们经常平时喝完酒就争吵几句,但没有大的冲突,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有矛盾。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是在10月6日上午9时,不过10月7日凌晨4时许听到他们驾驶摩托车开工。10月8日早上没听到他们骑摩托车开工,10月7日晚没听到他们发生争吵。

9.证人李某2(被告人李云的姐姐)的证言,主要内容:2017年10月8日16时多,李某2接到她妈妈的电话,说弟弟李云把表叔(死者姚某二)打死了,已经到了龙某派出所投案,让李某2去看看他。李某2表示不清楚案发经过,但是10月7日晚上20时多,李某2老公说李云打电话给他想借钱,除此之外没有说李云出了什么事。李某2两三年没见过李云,只知道死者姓姚,贵州人,40岁左右。

10.证人林某2(崖州村委会生生士多店店主)的证言,主要内容:2017年10月8日中午12时许,林某2听到出租屋房东何某1(又名何某2)在士多店路边发出惊恐声音,后又听到村民在讲该出租屋出事的情况,“阿某”(死者姚某二)死在出租屋内。林某2表示,该出租屋有两人承租,一个是“阿某”,另一个是一名肥胖男子(嫌疑人李云),两人为堂叔侄关系,“阿某”是阿叔,不清楚具体名字。2017年10月17日下午约17时许,“阿某”两人到士多店买啤酒和聊天,过了一会一个人称“大哥”的男子送鱼(塘鲺)给他们。到了约17时30分,“阿姚”两人离开。晚上20时30分,肥胖男子来到士多店向林某2借100元明天还,林某2借了给他,他就离开了士多店。之后林某2关门收档,到10月8日才知道出了事。林某2表示7日下午“阿姚”两人在店内没有争吵,肥胖男子7日晚来借钱,神态没有异常。7日晚只见到过肥胖男子。“阿姚”约42岁,贵州人;肥胖男子约32、33岁,身高约167厘米,国字脸,长头发,贵州人。2017年7月“阿姚”来出租屋居住,约一个月后肥胖男子才来和“阿姚”同住。两人平时没有矛盾,不过每天来店里喝啤酒,平时在附近做些不固定的搬运工作。“大哥”姓陈,男,约50岁,崖州村人。

11.证人李某3(曾请被害人做过搬砖工作)的证言,主要内容:李某3表示2017年10月8日中午12时左右才知道出了事。死者姚某二7月份是李某3帮忙找的出租屋,后来姚某二不再帮李某3工作,就没有联系了。最后一次看到死者姚某二和嫌疑人李云是在2017年10月7日下午16-17时左右。李某3认识一个司机,姓江,嫌疑人李云的联系方式是问他拿的,是姚某二介绍给李某3的,他和姚某二及李云比较熟,近段时间他们三个一起工作。

12.证人江某1(被害人的朋友)的证言,主要内容:江某1最后一次见到姚某二是在2017年10月6日下午17时许,在他们的出租屋内。10月6日凌晨5、6时许,姚某二和李云帮江某1在鼎湖永安镇搬砖,中午13时许,姚某二和李云维修好摩托车后回到出租屋,买了些酒和江某1聊天,下午17时左右江某1就走了。到了10月7日早上6点多,姚某二打电话给江某1问他吃不吃猫,下午18时许,姚某二打电话给江某1问他出租屋附近的铁架要不要拆,这通电话过后江某1姚某二再也没联系。之后江某1打电话给李云,李云说在佛山,到了10月8日上午,江某1打了一次电话给李云,李云答应了江某1回来看一下,之后江某1多次去电李云都没接。最后一次电话,李云告诉江某110月7日晚上把姚某二打倒在家,锁了门走了。江某1表示,认识姚某二十几年,感情很好,而李云8月份才认识,不太熟。姚某二和李云是表叔侄,他们经常会因为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平时江某1都会劝架,吵得厉害的话江某1会把姚某二拉到出租屋附近的小卖部。最后一次见到姚某二和李云的时候,他们没有吵架。

辨认笔录反映:经江某1辨认,公安机关所给照片中3号照片中的男子(李云)就是笔录中的“李老二”;公安机关所给照片中3号照片中的男子(姚某二)就是姚某二。

13.证人陈某2(大沙镇美宜佳超市员工)的证言,主要内容:2017年10月8日大约0时30分,李云到该美宜佳处买啤酒,后发现其手机被偷走,李云用另一部手机报警,民警到达现场后李云以手机价值太低为由要求公安机关不处理,随后民警和李云离开。陈某2表示没听到李云有说过投案自首的说话;李云当时身穿白色衣服,短裤。

辨认笔录反映:经陈某2辨认,公安机关所给照片中7号照片的男子(李云)就是本月8日凌晨被盗手机的人。

14.证人王某(四会龙某工业园福多多超市店主)的证言,主要内容:2017年10月8日下午15时许,李云到福多多超市内买了一瓶啤酒,喝完后又走进超市买第二瓶啤酒,并说“昨天晚上出了命案”,王某问他在哪里,李云说在鼎湖莲塘,还说就是他自己出的命案。王某以为他在说酒话,李云就说有四个人打他,他只抓到其中一个,还砍了他一刀。李云还说反正跑不掉,就问王某借电话,要打电话报案自首。王某叫李云用店内的固话打,李云表示要拿王某的手机打,王某于是就用自己的手机(184××××5285)拨打了110,把手机递给李云,李云接过手机就说“在昨天(10月7日)晚上在鼎湖莲塘那里出来人命案,是我干的,我现在投案,在这里等。”说完之后就把手机递回给王某,110就挂了电话。过来两分钟,四会市公安局打电话到王某手机,问那个人是不是喝醉了在说酒话,王某说不清楚,是那个人借王某手机报警的。又过了几分钟,龙某派出所民警打电话给王某说过来看看,王某就说在龙某工业园旁的福多多超市。几分钟后,派出所民警来到把李云带回派出所。110报警电话是在10月8日15时29分拨打的。王某表示并不知道李云的名字,只知道他在附近打工,见过很多次。李云被带走的时候,手机交给了王某王某给了公安机关。

辨认笔录反映:经王某辨认,公安机关所给的照片中12号照片的男子(李云)就是向其借手机打电话报警的男子。

15.证人严守容(被告人李云姐夫的舅母)的证言,主要内容:2017年10月8日下午14点多,在联盛电镀厂宿舍处见到李云。李云问他姐姐李某2在哪,严守容说她带着孩子去了四会市区,李云就说本来想找李某2借钱付摩托车钱,李某2不在就找严守容借,严守容给了65元李云,之后李云就离开了。严守容表示,当时李云没有跟她说什么,也没有觉得李云有什么异常。后来听李某2说李云打死了他表叔,他表叔严守容不认识。当时李云穿白色短袖衣服,短裤,穿拖鞋。

辨认笔录反映:经严守容辨认,公安机关所给的照片中12照片的男子(李云)就是李云。

五、被告人李云的供述与辩解(诉讼证据卷P11-P51,共八次供述),主要内容:2017年10月7日19时许,我和姚某二两个人在崖州村的出租屋吃完饭,姚某二一边吃饭,一边用碗喝酒。姚某二把之前开过还剩大半瓶的九江米酒喝完了有去买了一瓶新的九江米酒回来继续喝。我吃了一点饭后,想去出租屋附近的小卖部看电视。出门前,我发现我平时经常使用的新手机已经没电了,我就把新手机中的电话卡拿出来放进旧手机中,新手机放在出租屋里充电,旧手机就带在身上。姚某二知道我要去小卖部,他就给了我十元钱,叫我帮他买烟和水回来。然后我就去了小卖部,姚某二就在出租屋里继续喝酒。在小卖部看电视期间,我买了一瓶啤酒喝。大约到了20时22分,我带在身上的旧手机有一个陌生电话打来,由于当时手机上显示的是陌生电话,所以我就没有接。之后我才知道是姚某二打来的。到了21时许,我想回出租屋看一下手机充好电没有,然后再回小卖部看电视。刚回到出租屋,姚某二从房间走出来骂我不接他电话,我解释说我的旧手机没有保存他的电话号码,他继续骂我连他的电话号码都不记得。姚某二用很难听的话骂我,接着从冰柜上拿起他用来喝酒的碗要砸我,我就一下子抢过了那个碗,我抢过这个碗后,就将碗放到厨房平时切菜的台面上,放好之后准备再出去看电视,刚走到门口(还没出门,当时背对着姚某二),突然一个红米酒平扔到了大门的铁门上,反弹在地上砸碎了。我一下子就发火了,脸上的肌肉都绷紧了,好像在跳动一样,我大声质问他为什么要用酒瓶砸我,姚某二没有回答我,一直在那里骂,越骂越难听,还骂我妈(很难听的话),我一听到他骂我妈,我就更火了,他一边骂一边往他的房间里面走,我趁他没在意,用手拿起冰柜上的一把菜刀,上前砍向他的背部,一刀砍在了左肩膀上,我想再砍一刀的时候,他刚好转过身来,就一刀砍到了他左颈部位,姚某二转身往床那边,一下子趴在床上,头部稍稍往左上角抬起,我看到他的样子好像不行了,活不了了,就用刀斜着在他颈部拉了一刀,他的头就没有抬起来了。我就往外走,走到厨房我就将菜刀扔到平时切菜的台面上,然后我将就出去把大门的两道铁门关上,然后赶紧进入冲凉房洗澡,当时我身上只是穿着一条七分裤,裤子里还有几十块钱,我就把钱拿出来放到厨房的台上,然后在冲凉房里将身上和手上的血洗干净,洗完走到厨房,把身上的七分裤脱了,扔进厨房里水龙头下的一个淡红色的水桶里,水龙头下还有一个桶养着几条鱼(不知道叫什么鱼,鱼嘴附近有很长的鱼须,嘴两边还有刺的),接着我就拿起厨房台的那把带血的菜刀,打开水龙头洗干净,我就将刀放回厨房台上。接着我有在厨房里(具体位置我记不起来了)那里一把到放到冰柜上,然后我就上楼穿好裤子和衣服,接着来到厨房在台上随手抓了一把钱(具体拿了多少不知道)就走,走的时候我拿走了我放在外面床上的两部手机,关了灯,锁上门就离开了。七分裤是黑色的。姚某二倒下后我没有翻过他的裤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糊糊涂涂就拿了一把刀放在冰柜上。我出了出租屋就左转往莲花镇方向逃离,走了二三十米我在路边的一家小卖部向老板(男,约50岁,身高约170cm,稍胖,崖州村本地人)借了100元,我借了100元后就小跑来到国道口那里,在红绿灯附近的意见小商店我喝了两瓶啤酒,喝完我就打了一辆摩托车去了大沙,在大沙国道边的一个烧烤档喝了三瓶啤酒,然后走过对面的小商店又喝了两瓶啤酒,期间我的一台较新的手机被人拿走了,当时小商店的老板还报警了,因为我看到监控里我的手机是被一个捡破烂的老妇女拿走了,我就跟前来出警的警察说不追究了。期间我还打电话给我妈以及我姐夫,将我杀人的事情告诉他们,当时我妈就叫我去自首,我姐夫就骂我,我姐还不听我电话,然后我就在小商店门口坐着睡到天亮,大约10时许,我就搭摩托车去四会,11点多到,就去我姐的厂里找我姐,但是没有找到,却碰到了姐夫的舅妈。我也把杀人的事情告诉她了,还嘱咐她转告我姐帮忙照顾我的两个小孩及我弟弟,然后我就问她拿钱,她将她身上仅有的35元都给了我,我拿了钱就在附近的小卖部喝酒,喝酒的时候我叫小卖部的老板报警,说我杀人了要自首,后来派出所的民警过来将我带回去了。

我当时用的是一把银白色的不锈钢菜刀,长约30cm,刀上有一些锈斑,平时这把刀放在厨房的灶台上。出租屋里共有三把刀。三把都是银白色的不锈钢菜刀,一把在厨房的灶台上,一把在厨房的灶台下,一把在冰柜上。放在灶台上的菜刀是我和姚某二平时用来切肉切菜的,另外两把刀都是很少用的。我有两部手机,一部是旧的,一部新的。旧手机是一部白色TCL牌智能手机,新手机也是白色智能手机,我比较常用新手机。旧手机已经被公安机关扣押,新手机在四会一家士多店被人偷走了。姚某二的手机是一部红黑色的老人机,电话号码不记得了。出租屋平时是我、姚某二和“江某2五”三人住。“江某2五”,真名不详,男,约40岁,贵州人,从事开车拉砖工作,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姚某二是我表叔,平时关系不是很好,经常吵架,但是吵完就没事了,我们从来没有打过架。

辨认笔录及照片反映:辨认时间为2017年10月9日0时55分至2017年10月9日1时05分,被告人李云指出3号照片的男子(姚某二)是姚某二。

指认照片反映:经被告人李云指认,公安机关提供的照片中的菜刀是李云用来砍姚某二的菜刀;李云带公安机关进行指认,照片中的出租屋为李云杀害姚某二的出租屋。

六、书证

1.立案决定书,反映:肇庆市公安局鼎湖分局于2017年10月8日对李云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立案侦查。

2.被告人李云户籍信息及无犯罪记录证明,反映:被告人李云出生于1986年,案发时已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在贵州省金沙县居住期间未发现有违法犯罪记录。

3.到案经过,反映:2017年10月8日15时许,四会市公安局龙甫派出所接110指令称:四会市镇福多多超市有一名自称李云的男子电话报称其于2017年10月7日杀害了一名被害人,要求投案自首。值班民警接报后到上述超市将投案的被告李云带回派出所。被告人李云至此到案。

4.警情信息表、情况说明,反映:四会市公安局于2017年10月8日15:34:17接到一名自称李云的男子报案称在7日晚杀了人,现在自首。派出所排警处理。经过调查嫌疑人叫李云,自称在7日晚杀害了其表叔姚某二。但是四会市公安局出具情况说明因四会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网络升级致使报警录音不能调取。

5.情况说明,反映:被害人姚某二父母已经过世,而且没有子女,无法找到直系亲属,无法做DNA鉴定。

6.金沙县公安局流塘派出所出具户口注销说明,反映:姚某二,男,仡佬族,出生日期:1976年8月26日,居民身份证:,住址:贵州省金沙县柳塘镇民丰村二组23号,2017年12月13日被注销户口。

7.处警经过,反映:2017年10月8日1时53分,四会市公安居大沙派出所接到报警称在大沙镇农商行背后美宜佳有人被盗手机,民警到场后,事主李云称手机价值不大,不用处理。

8.电话号码为151××××9857150××××8247的机主信息及2017年9月20日至2017年10月8日的通话记录清单,反映:经过查询,151××××9857150××××8247机主为李云,其中,151××××9857最后一次通话是2017年10月7日20时30分47秒,呼叫方式为被叫,对方号码为150××××8247150××××8247从2017年10月7日20时30分到2017年10月8日15时51分20分均有大量通话,其中2017年10月7日20时30分46秒的通话呼叫方式为主叫,对方号码为151××××9857,通话时间为1秒。

9.提取笔录,反映:2017年10月8日肇庆市公安局鼎湖分局民警于鼎湖分局提取李云双手指甲10份,血样1份。

10.情况说明,反映:公安机关侦查走访李云交代的作案后曾两次搭乘摩托车,但未能找到该两名摩托佬核实情况;另外李云交代于2017年10月7日晚,在四会市大沙镇一小卖部被一名老年妇女盗窃了一台手机,但未能找到该名老年妇女核实情况。

七、视听资料

1.公安机关调取的大沙镇美宜佳商店监控视频的接收材料清单,反映:公安机关2017年10月10日调取了大沙镇美宜佳商店2017年10月8日凌晨的监控视频壹拾段。

2.公安机关调取监控视频一段

对被告人李云及其辩护人的辩解、辩护意见,综合评析如下:

一、对于辩护人称被告人李云主动投案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的意见。经查,本案中有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及四会工业园福多多超市店主王某的证言、警情信息表、情况说明等证据证实被告人李云作案后,主动借用他人电话报警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其行为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云主动投案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的意见成立,予以支持。

二、对于辩护人认为被害人在起因上存在过错,可以从轻对被告人的处罚的意见。经查,本案发生时被害人、被告人双方均喝了酒,被害人因琐事对被告人李云进行辱骂,并用酒瓶砸向被告人李云,被告人李云因不堪被害人辱骂、瓶砸行为而持刀砍击被害人。本案中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证据可以证实被害人和被告人双方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一起喝酒,并在酒后常有吵架行为。因此,本案中被害人酒后对被告人辱骂、瓶砸的行为,一定程度上符合双方酒后不清醒行为的合理范围,被害人对本案的发生具有一定责任,但尚未达到过错的程度。辩护人认为被害人在起因上存在过错,可以从轻对被告人的处罚的意见不成立,不予支持。

三、对于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云主观恶意不深,人身危险性不高,依法应当酌情予以从宽处罚的意见。经查,被告人与被害人是亲戚关系,本案系因民间纠纷引起,因此本案中被告人李云的故意杀人行为较其他有预谋、蓄意的故意杀人行为而言,主观恶性不深,人身危险性不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的规定,应酌情从宽处罚。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云主观恶意不深,人身危险性不高,依法应当酌情予以从宽处罚的意见成立,予以支持。

四、对于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云此前从未接受过刑事处罚或行政处罚,案发前一直遵纪守法表现良好,当庭认罪、悔罪,在量刑时应该酌情予以从宽处罚的意见。经查,没有前科、案发前一直遵纪守法表现良好不属于酌情从宽情节;被告人李云当庭认罪、悔罪已包含在自首的情节当中,综合予以从轻处罚。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云此前从未接受过刑事处罚或行政处罚,案发前一直遵纪守法表现良好,当庭认罪、悔罪,在量刑时应该酌情予以从宽处罚的意见不成立,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云因琐事而用菜刀砍击被害人,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予以严惩。被告人李云作案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本案因民间纠纷引起,且被告人与被害人是亲戚关系,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的规定,对被告人李云应酌情从宽处罚。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应予支持。被告人李云及其辩护人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成立部分,予以支持;不成立部分,不予支持。

综上,根据被告人李云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李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罗勇生

审 判 员  孟智华

审 判 员  秦 雯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

法官助理  陈荣尧

书 记 员  梁红梅

附:相关法律、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五十七条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时候,应当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改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