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详情

(2018)粤12刑终174号

文书:(2018)粤12刑终174号 更新时间:2018-07-12 20:54:59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8)粤12刑终174号

原公诉机关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黎生财,男,1973年3月26日出生,汉族,四川省南部县人,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捕前住肇庆市端州区。因犯盗窃罪于1999年2月被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因犯强奸罪于2000年4月被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因犯盗窃罪于2015年4月被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因犯盗窃罪于2017年3月被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2017年9月10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7年11月1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4日被逮捕。现押于肇庆市端州区看守所。

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法院审理肇庆市端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黎生财犯盗窃罪一案,于2018年5月18日作出(2018)粤1202刑初86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黎生财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阅卷,讯问上诉人黎生财,其明确提出自行辩护,不需要法律援助律师辩护。本院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1.2016年10月24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黎生财潜入肇庆市端州区肇庆市某2学校学生宿舍,盗窃了被害人冼某盈一台红米牌NOTE3手机(价值700元)、被害人李某1一台红米牌2A手机(价值450元)。

2.2017年10月18日凌晨3时许,被告人黎生财潜入进入肇庆市端州区肇庆市某学校学生宿舍,盗窃了被害人黄某一台红米牌NOTE4手机(价值870元)、被害人钱某一台华为牌荣耀9手机(价值2100元)、被害人梅某一台魅族牌魅蓝METAL手机(价值480元)、被害人李某2一台酷派牌大神F2手机(价值360元)、被害人徐某一台魅族牌魅蓝NOTE5手机(价值1270元)、被害人张某一台VIVO牌Y66手机(价值970元)。

上述事实,有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害人冼某盈等人的陈述,证实失窃的时间、地点、财物情况。

2.证人凌某的证言,证实2017年10月18日下午,他为一男子带来的魅族牌魅蓝NOTE5手机解锁。

3.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现场监控视频、截图照片等,证实了失窃现场的情况。肇庆市某2学校、肇庆市某学校的监控,均在涉案财物失窃的时间,录到被告人黎生财在失窃现场来回走动。监控视频以出示截图的方式举证。

4.端公(司)鉴(痕)字[2017]1003号鉴定书,证实公安机关在肇庆市某学校失窃现场一只包装盒上提取的一枚指纹,是被告人黎生财所留。

5.辨认笔录,证人黎某辨认出监控视频中的男子是自己弟弟即被告人黎生财;证人凌某认出带来魅族牌魅蓝NOTE5手机的男子即被告人黎生财。

6.鉴定意见,证明涉案手机的价值。

7.前科材料,证实被告人黎生财是累犯。

8.被告人黎生财的供述与辩解。被告人承认在涉案财物失窃时自己就在现场,但不承认盗窃了手机,辩称一次是找人,一次是想偷衣服而未动手。被告人承认在手机失窃的当天他就拿着其中一台失窃手机去找人解锁,但辩称是受一陌生女子委托,手机已还给该女子。

原判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被告人黎生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被告人多次因犯罪被判刑,已经受到严厉的惩罚,本应深刻吸取教训,但其在刑满释放后仅一个月又重新犯罪,是累犯,应从重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黎生财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二、被告人黎生财应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被害人冼某盈退赔700元、向被害人李某1退赔450元、向被害人黄某退赔870元、向被害人钱某退赔2100元、向被害人梅某退赔480元、向被害人李某2退赔360元、向被害人徐某退赔1270元、向被害人张某退赔970元。

上诉人黎生财上诉提出:其没有偷东西,认为一审量刑过重。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黎生财盗窃他人财物的犯罪事实清楚并有受案登记表、抓获经过、被害人的陈述、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鉴定意见、辨认笔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上诉人黎生财的上诉意见,经查:1.上诉人黎生财2016年10月24日在肇庆市某2学校盗窃他人手机的事实,有监控视频及被害人的陈述等证据证实;上诉人黎生财2017年10月18日在肇庆市某学校盗窃他人手机的事实,亦有监控视频、痕迹鉴定书、辨认笔录及证人证言等证据予以证实,上述证据足以认定黎生财盗窃他人财物并销赃的事实。故上诉人黎生财提出其没有实施盗窃的上诉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2.上诉人黎生财盗窃他人财物,数额较大,论罪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且其又属于累犯,前科劣迹斑斑,依法应予严惩;原判根据其犯罪情节及前科,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在量刑幅度之内,不属于量刑过重。故上诉人认为原判量刑过重的上诉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黎生财盗窃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应依法予以惩处。上诉人黎生财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适用法律正确,量刑恰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黎生财上诉意见,经查理据不足,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孟智华

审 判 员  刘永东

审 判 员  余文涛

二0一八年六月十三日

法官助理  林淑萍

书 记 员  周洁亮

附相关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零五条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要求撤回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审查。经审查,认为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准许撤回上诉;认为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将无罪判为有罪、轻罪重判等的,应当不予准许,继续按照上诉案件审理。

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被告人提出上诉,在第二审开庭后宣告裁判前申请撤回上诉的,应当不予准许,继续按照上诉案件审理。

第三百零八条在上诉、抗诉期满前撤回上诉、抗诉的,第一审判决、裁定在上诉、抗诉期满之日起生效。在上诉、抗诉期满后要求撤回上诉、抗诉,第二审人民法院裁定准许的,第一审判决、裁定应当自第二审裁定书送达上诉人或者抗诉机关之日起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