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详情

(2017)粤12刑初48号

文书:(2017)粤12刑初48号 更新时间:2018-01-08 18:41:10
广 东 省 肇 庆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7)粤12刑初48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肇庆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谢国荣,男,1979年3月23日出生,汉族,广东省肇庆市鼎湖区人,初中文化,户籍地广东省肇庆市鼎湖区。曾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14年8月12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6月24日被广东省四会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现羁押在四会市看守所。

肇庆市法律援助处指派辩护人刘某,广东七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肇庆市人民检察院以肇检诉刑诉[2017]4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谢国荣犯贩卖毒品罪,于2017年10月1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审理了本案。广东省肇庆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少雯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谢国荣及其辩护人刘某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广东省肇庆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2月至3月期间,被告人谢国荣伙同绰号为“鸡爷”(身份尚未查清)的男子,多次向范某谭、罗某1(均另案处理,已判刑)贩卖毒品,具体如下:

1.2014年2月份的一天晚上8时许,被告人谢国荣伙同“鸡爷”在肇庆市大旺区范明谭租住的出租屋房间,以40元每克的价格向范某谭、罗某1贩卖毒品K粉50克,谢国荣从中获利每克10元,另赠送了15个摇头丸给范某谭和罗某1

2.第一次毒品交易约十天后一天晚上,被告人谢国荣在鼎湖莲塘附近的国道旁以每克40元的价格向“鸡爷”拿毒品K粉50克,后搭乘的士到范某谭在大旺的出租屋处以50元每克的价格出售该50克K粉给范某谭和罗某1

3.第二次毒品交易一两天后的晚上10时许,被告人谢国荣伙同“鸡爷”在大旺区范明谭租住的出租屋房间以45元每克的价格向范某谭和罗某1贩卖毒品冰毒75克。

4.第三次毒品交易一周后的一天晚上11时许,谢国荣伙同“鸡爷”在大旺区范明谭出租屋的房间内以50元每克的价格向范某谭和罗某1贩卖毒品冰毒50克,“鸡爷”得毒资9800元,谢国荣得5000元。

5.2014年3月22日至23日,被告人谢国荣以卓某的名义在大旺尚城国际酒店开设了一间房。期间,在被告人谢国荣在场的情况下,“鸡爷”以50元每克的价格向范某谭、罗某1贩卖毒品冰毒500克,“鸡爷”承诺给谢国荣2000元好处费。

广东省肇庆市人民检察院根据上述事实认为,被告人谢国荣的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谢国荣于2015年6月24日被四会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其属于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情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条的规定,依法应当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实行数罪并罚。为证明上述事实,提供了公安机关在罗某1处扣得的记录本等物证照片、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通话记录等书证、证人罗某1范某谭等人的证言、被告人谢国荣的供述与辩解、笔迹检验鉴定书等鉴定意见等证据。

被告人谢国荣对起诉书指控的前四单犯罪事实予以确认,但认为起诉书指控的第五单犯罪事实,其只是按照“鸡爷”的要求开房,对“鸡爷”与范某谭等人的毒品交易不知情,没有参与该次贩卖毒品的行为。

被告人谢国荣的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谢国荣犯贩卖毒品罪的罪名不持异议,但提出:1、被告人谢国荣在起诉书指控的第一、第三、第四及第五单贩卖毒品的共同犯罪过程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2、公诉机关指控的第五单某居间介绍“鸡爷”贩卖甲基苯丙胺500克的证据不足;3、被告人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可以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

一、2014年2月至3月份,被告人谢国荣在肇庆市大旺高新区购毒人员范明谭租住屋内单独或伙同绰号为“鸡爷”的男子,向范某谭、罗某1先后贩卖毒品四次,具体为:第一次谢国荣伙同“鸡爷”贩卖氯胺酮50克;第二次谢国荣单独贩卖氯胺酮50克;第三次谢国荣伙同“鸡爷”贩卖甲基苯丙胺75克;第四次谢国荣伙同“鸡爷”贩卖甲基苯丙胺50克。

认定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如下证据证实:

1、肇庆市人民检察院关于建议追诉犯罪嫌疑人的函、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及到案经过,反映公安机关根据肇庆市人民检察院建议对被告人谢国荣涉嫌贩卖毒品进行立案、侦查等的情况。

2、肇庆市公安局大旺分局出具的肇公旺搜查字[2014]9号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及扣押清单,反映公安机关在抓获罪犯范明谭时在其位于肇庆市大旺区信宜村居住的出租屋内查获记录毒品销售情况的笔记本及毒品等情况。

3、肇庆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肇)公(司)鉴(文)字[2014]32号笔迹检验鉴定书及物证照片,反映公安机关对在罪犯范某谭租住屋内搜获的笔记本进行笔迹鉴定,经鉴定该笔记本所记录的毒品销售情况为罪犯罗某1所书写。

4、指认照片,反映罪犯范某谭指认出从其租住屋内搜获的笔记本,被告人谢国荣对公安机关从罪犯范某谭租住屋内搜获的笔记本进行指认,经谢国荣确认上述笔记本内记录的四条记录是其贩卖毒品的记录。

5、肇庆市公安局大旺分局出具的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手机通话清单及手机物证照片,反映2014年2月至同年4月,被告人谢国荣所使用的手机号码135××××0044与罪犯范某谭所使用的手机号码159××××2171、罪犯罗某1所使用的手机号码132××××8607131××××8079频繁通话的情况。

6、肇庆市公安局大旺分局出具的范明谭在前锋村出租屋207房内毒品检材来源说明及在该房间搜查毒品情况的照片,反映在上述范某谭租住的房间内搜获毒品的情况。

7、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肇中法少刑初字1号刑事判决书及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粤高法少刑初字第71号刑事裁定书,反映范某谭等贩卖毒品一案已经生效,该案毒品检验鉴定报告显示,从范某谭租住屋内查获的毒品经检验鉴定为含甲基苯丙胺及氯胺酮成分。

8、广东省四会市人民法院(2015)肇四法刑初字第32号刑事判决书,反映被告人谢国荣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14年8月12日被四会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6月24日被四会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刑期至2023年2月11日止。

9、证人叶某的证人证言,主要内容:我曾经向罗某1和“明仔”购卖过毒品冰毒,“莲塘伟”也有向别人贩卖毒品。我在“明仔”的出租屋玩时,在他们谈话中的过程中,听到了罗某1范某谭他们之间谈过交易毒品的事情。

辨认笔录反映,证人叶某辨认出被告人谢国荣就是外号叫“莲塘伟”的人。

10、证人汤某的证言,主要内容:我是2014年在大旺尚城酒店的员工,在2014年3月22日曾经有人开了2616号房间,当时有二个人来开房间的,开房登记信息的是卓某,我知道是另一个人付款和入住的。

11、罪犯范某谭的证言,主要内容:我从2014年2月份开始与罗某1一起贩卖毒品。我和罗某1购买毒品的上家是“鸡爷”和“莲塘伟”,“鸡爷”是通过“莲塘伟”认识的。我一共和“莲塘伟”交易了三四次毒品,时间是从2014年2月份到3月份,具体时间记不清楚了。交易的地点是在我居住的大旺竹仔岗的出租屋和信宜村的出租屋,这些毒品由罗某1保管。我和罗某1购买毒品的种类主要是冰毒还有K粉,贩卖毒品的数量罗某1有记录,具体多少我不清楚。我有一个交易记录的笔记本,在我出租屋的床头,现在被公安机关扣押了。

辨认笔录反映,范某谭辨认出“莲塘伟”就是被告人谢国荣。

12、罪犯罗某1的证言,主要内容:我有一个合伙人叫范某谭,我贩卖的毒品都是范某谭在别人那里拿的货,我就帮他去卖这些毒品,从中赚一点跑腿费。范某谭的一个上线是一个叫“伟仔”的男子,他是鼎湖区莲塘镇人,我的手机上有他的电话号码。“伟仔”也是向别人拿货,他的上线叫“鸡爷”。我和范某谭向“伟仔”购买毒品都是以现金方式结算,但不都是每次都给钱,有时是几次凑在一起给,我们大概在“伟仔”那里购买了6000元的冰毒。交易毒品我有记录,我有三个笔记本,已经被公安机关扣押了,一份笔记本是黑色的封面,上面写着“销售明细账”字样,另一个封面是白色的,上面写着“NoteBook”字样,还有一个封面也是白色的,上面写着“TengSeng”字样的。封面上写着“NoteBook”字样记录本上,写有记录的日期,购买毒品人员的外号及购买毒品的数量,所欠钱数及付款钱数,写“个”字的是毒品冰毒,写“香水”的是毒品“K粉”,写“飞仔”的是毒品摇头丸。这个笔记本上,第八页写有“入货”两个字,就是说这一页是我记录贩卖毒品的入货记录,有以下内容:第一次,玉民哥,2014.2.18,入货三盒-1盒=2盒,共4500元;下面一行写了出货,共2盒4500元,共8170元;香水1盒1800元=1,共1800元。第二次,生,20个=900元,伟,75个=3375元,共4275元,香水,伟1盒*40共2000元,非仔,伟15个*40共600元。第三次,民哥1盒*45,共2250元。第四次,伟1盒*50共2500元。第五次,民哥1盒*45,共2250元。第六次,民哥6盒*300个,共13500元。共37050元。第九页的顶部写有“预支、付款”四个字,这一页有以下内容:民,2800元+1000元+700+4500+13500,共22500元。生,500元+400元,900元。伟,4700元+2000元+1000元+500元+1400元,500元。自己1000元+1500元。明,2700元+1000元+500元+100元。这页的意思是,玉民、莲塘伟、明从出卖的毒品钱里支出的钱数及我自己身上有的钱数。第十页上面有以下内容:入货,玉10盒,25000元,香水1盒,1800元。伟支,1000元+1500元+1600元+200元+2000元+300元+200元,共6800元+3000元,共9800元,这10盒玉是10盒冰毒,共500克,是我们2014年3月23日从“阿某”那里入的货,是我和范某谭帮他卖,到时卖完给他25000,这个货是从“鸡仔”那里拿来的,香水就是K粉1盒1800元,下面那个9800元是已经支付给“阿某”的钱数。

辨认笔录反映,罪犯罗某1辨认出“伟仔”就是谢国荣。

13、被告人谢国荣的供述与辩解,主要内容:我叫谢国荣,外号“啊佬”,但我有个二哥叫我“阿某”,所以有些人跟着叫我“阿某”,我是鼎湖区莲花村委会莲塘人,因犯贩卖毒品罪在2015年被四会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原在江门监狱服刑,现被提解到了四会市看守所。

我在2014年1月份至4月份有在肇庆大旺区贩卖毒品,都是贩卖给了范某谭和罗某1两个人,贩卖的是冰毒、K粉和摇头丸,这些毒品我是从一个叫“鸡爷”的人那里拿的,只要范某谭和罗某1要买,我就去鸡爷那里拿。我一共贩卖了4次毒品给范某谭他们,我自己没有记录,但是范某谭的账本上有记录,这账本我也指认过了。

第一次是2014年2月份左右一天,罗某1给电话我,说要“K粉”50克,然后我就从“鸡爷”那里拿了一盒“K粉”,每个30元(一克),然后卖给范某谭和罗某1是40元一个,当时是在大旺范某谭家中交易的,我、范某谭和罗某1在场,除了“K粉”还有一些摇头丸。钱还没有收到,先记账的。

第二次是距离第一次大约一个星期,也是交易了一盒“K粉”,这次贵了点,从“鸡爷”那里拿是40元一个,我卖给范某谭和罗某1是50元一个,地点也是大旺范某谭家。

第三次是距离第二次一两天或一周左右时间晚上十点钟左右,这次是罗某1打电话给我问有没有冰毒,然后我问了“鸡爷”,“鸡爷”就开车载我去了范某谭那里,这次是卖了一盒半冰毒,共75克,记账本是3375元,交易双方有我和“鸡爷”,范某谭和罗某1,毒品是鸡爷拿给罗某1的。前面三次都是记账,没有拿到钱的。

第四次是第三次后一个星期后一天晚上11点左右,还是罗某1打电话给我要冰毒,然后当时我和“鸡爷”在莲塘旅店,之后我们一起去到范某谭那里交易,这次是“鸡爷”给了罗某1一盒冰毒共50克,价格是50元一克,这次交易罗某1一共给了“鸡爷”9800元,当时“鸡爷”现场给了我5000元好处费。

辨认笔录反映,被告人谢国荣辨认出范某谭。

二、2014年3月23日,被告人谢国荣在肇庆市大旺高新区尚城国际公寓2616房间,居间介绍绰号为“鸡爷”的男子以50元每克的价格向范某谭、罗某1贩卖毒品冰毒500克。“鸡爷”承诺给谢国荣2000元好处费。

认定上述事实,有经法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指认笔录及指认照片,反映被告人谢国荣对居间介绍贩卖毒品的肇庆市大旺高新区尚城国际公寓2616房间进行指认的情况。

2、肇庆市尚城国际公寓消费明细账单银行交易流水单,反映姓名为卓某的人员于2014年3月22日21点43分至次日19点11分入住该酒店并以罗某2的银行卡进行结账的情况,被告人谢国荣供述并指认该张明细单是其以卓某的名义开的房间。

3、肇庆市公安局大旺分局出具的肇公旺搜查字〔2014〕0009号搜查证、搜查笔录、肇公(旺)扣字〔2014〕118号扣押决定书及扣押清单,反映在罪犯范某谭租住屋内查扣封面标有“NoteBook”字样的笔记本、“TengSheng”字样的笔记本、销售明细帐等物品的情况。

4、上述公安机关扣押的书证笔记本、销售明细帐,反映“鸡爷”向范某谭、罗某1贩卖毒品500克及毒品销售情况。

5、罪犯范某谭的证言,主要内容:我是通过“莲塘伟”介绍认识“鸡爷”的。2014年3月20多号的一天,地点在大旺尚城国际酒店26楼的一间房间内,我、罗某1、“鸡爷”还有“莲塘伟”四个人,“鸡爷”卖了10盒冰毒给我们,当时“鸡爷”交给了罗某1

6、罪犯罗某1的证言,主要内容:2014年3月23日中午13时许,在大旺的尚城国际酒店2616房间,范某谭、我、“莲塘伟”和“鸡爷”我们四个,那次交易毒品的种类是冰毒,数量是10盒,500克,是“莲塘伟”向“鸡爷”拿的毒品再由我和范某谭帮他贩卖,我记录的是“鸡爷”。这些毒品通过我和范某谭贩卖出去了,贩卖的明细我记录在销售明细上面。

7、被告人谢国荣的供述与辩解,住要内容:2014年3月22日的下午3时许,当时“鸡爷”和范某谭联系好交易毒品,“鸡爷”就联系我让我在大旺给他开一间房,说他女朋友要来,当时我也在大旺,之后我就在大旺尚城国际酒店那里开了一间房,在房间里等他们。后来,“鸡爷”带着毒品先到,到了之后还拿出来给我看了一下,当时“鸡爷”背着一个方形的皮包,冰毒是用一个透明的封口袋装着的,放在皮包内,他说是500克。我们等了约20分钟,范某谭和罗某1就到了。之后“鸡爷”就把毒品交给了罗某1,这个价格是50元每个,共25000元。这次我赚2000元,因为冰毒是“鸡爷”的,他们为了给我好处就记在我的账上,我只是收取2000元的好处费而已。当时说打到我使用的罗某2那个卡里,交易完成后,我和“鸡爷”到大旺或者鼎湖一家银行查过,但范某谭他们没有打钱,还说数量少了25克,说先欠账了。

被告人谢国荣及其辩护人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

1、关于被告人谢国荣的辩护人提出谢国荣在伙同“鸡爷”贩卖毒品的共同犯罪过程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的意见。

首先,根据被告人谢国荣的供述及罪犯罗某1贩卖毒品交易情况的记录可以证实,谢国荣伙同“鸡爷”所实施的第一次、第三次及第四次贩卖毒品的交易,无论毒品成分还是毒品数量,都主要集中在第三次及第四次,该两次交易的毒品为甲基苯丙胺125克,而第一次贩卖的仅为氯胺酮50克;其次,谢国荣参与第三单、第四单贩卖毒品的过程中,无论其参与贩卖毒品的程度还是获利情况,均与“鸡爷”的作用相当。结合以上两个方面的事实,谢国荣在其伙同“鸡爷”贩卖毒品的第一单、第三单及第四单共同犯罪中,不属于从犯。故被告人谢国荣的辩护人认为谢国荣该三单贩卖毒品犯罪过程中是从犯的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被告人谢国荣在肇庆市大旺高新区尚城国际公寓2616房间居间介绍“鸡爷”贩卖毒品的犯罪过程中,其主要实施了替毒品交易开房,答应收取一定费用等行为,对于毒品交易的完成起到了次要作用,属于从犯。故被告人谢国荣的辩护人认为该次贩卖毒品犯罪中,被告人谢国荣是从犯的辩护意见,理据充分,予以采纳。

2、关于被告人谢国荣是否参与介绍“鸡爷”在肇庆市大旺区尚城国际公寓贩卖毒品给范某谭、罗某1的问题。

首先,被告人谢国荣在庭审中翻供称对该次毒品交易不知情的辩解理由不成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三条的规定,被告人庭审中翻供,但不能合理说明翻供原因或者其辩解与全案证据矛盾,而其庭前供述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的,可以采信其庭前供述。被告人谢国荣在侦查阶段对自己参与该次毒品交易的事实多次做过稳定的有罪供述,且其有罪供述与罪犯范某谭、罗某1的供述能够相互印证,故其仅以公安机关在讯问时精神状态不好为由而翻供的理由不成立。其次,被告人谢国荣参与该次毒品交易并在交易现场的事实,除谢国荣的供述与罪犯范某谭、罗某1的供述能够相互印证外,还有经谢国荣确认的开房消费记录、罗某1记录的毒品交易日期、数量及价格等书证等证据予以佐证,足以认定。

综上,被告人谢国荣及其辩护人认为谢国荣没有参与该次毒品交易过程的辩解、辩护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3、关于是否认定被告人谢国荣属于如实供述的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如实供述自己主要犯罪事实,共同犯罪当中应当如实供述自己参与知道的事实。被告人谢国荣到案后虽然供述了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但在法庭审理中却对其居间介绍“鸡爷”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500克的重大犯罪事实当庭翻供,拒不认罪,故不应认定其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所规定的如实供述。故被告人谢国荣的辩护人提出的谢国荣具有如实供述的情节,可以从轻处罚的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谢国荣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625克,氯胺酮100克,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支持。被告人谢国荣所贩卖的毒品甲基苯丙胺625克中,500克为其居间介绍他人贩卖,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属于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被判刑的罪犯谢国荣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依照刑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已经执行的刑期,应当计算在新判决决定的刑期以内。被告人谢国荣及其辩护人的辩解、辩护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十七条、第七十条、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谢国荣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0000元。被告人谢国荣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数罪并罚,总和刑期二十三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0000元,罚金3000元(已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从2014年8月12日起至2033年8月11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方仲伟

审 判 员  孟智华

代理审判员  余文涛

二0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法官 助理  陈荣尧

书 记 员  梁红梅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条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

(三)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

(四)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

(五)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

对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累计计算。

第二十七条 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九条 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第七十条 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已经执行的刑期,应当计算在新判决决定的刑期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