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详情

(2017)粤12刑终321号

文书:(2017)粤12刑终321号 更新时间:2018-01-05 10:59:18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7)粤12刑终321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封开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黎宇,男,1992年6月1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务农,户籍地广东省封开县。因本案于2016年12月4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封开县看守所。

辩护人莫涛,广西公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梁海煌,男,1952年11月26日生,汉族,小学文化,务农,户籍地广东省封开县。因本案于2016年12月4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封开县看守所。

广东省封开县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封开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梁海煌、黎宇犯交通肇事罪一案,于2017年9月12日作出(2017)粤1225刑初100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黎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东省肇庆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少雯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黎宇及其辩护人莫涛出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6年12月4日,封开县渔涝镇贺江村委会龙胫村村民黎某1南新屋进宅,其姐夫即被告人梁海煌驾驶自己私造的一艘农用船搭载外孙潘某2002年8月15日出生,未满十六周岁)来到黎某1南家。当天上午11时许,因对岸古榄村一批亲戚准备过来龙胫村黎某1南家参加新屋进宅,黎某1南叫被告人梁海煌帮忙驾船前往古榄村渡口接人。被告人梁海煌便叫潘某与被告人黎宇一同驾驶自己的农用船前往古榄村渡口接人。随后,由潘某负责在船尾操控发动机,被告人黎宇在船头负责拉绳,一同驾驶被告人梁海煌的农用船从龙胫村渡口出发,前往古榄村渡口。在古榄村渡口,潘某与被告人黎宇一共接载15人(包括9名成年人和6名小孩)。当船驶返龙胫村方向、尚未达到渡口时,发生沉船事故,船上17人全部落水,除陈某4陈某5欧某三人溺亡外,其余落水者全部获救。根据《封开贺某“12.4”农用船侧翻事件调查报告》分析认定,这是一宗单方责任事件;农用船装载严重超过实际承载能力和操纵人员潘某操纵不当是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

上述事实,有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鉴定意见、到案经过、封开县海事处案件处理材料、检查笔录等书证、证人潘某黎某1南、黎某2陈某1等人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被告人梁海煌、黎宇的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等证据证实。

原判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被告人梁海煌作为涉案农用船的船主,未尽到安全管理主体责任,罔顾安全,指使心理、生理尚未成熟,认知能力不足的未成年人潘某驾驶不具备载客条件及功能的农用船载人,以致潘某驾驶农用船严重超载及操纵不当,造成三人死亡的重大水上交通事故,被告人黎宇违反交通法规,驾船造成三人死亡的重大水上交通事故,两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交通肇事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梁海煌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二、被告人黎宇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上诉人黎宇及其辩护人提出上诉意见、辩护意见:1、其在事故发生后回家换衣服后主动回到案发现场等待公安机关处理,归案后如实交代沉船事故全过程,应成立自首;2、黎宇在船头拉绳,并非开船的直接负责人,无法预见可能发生事故,应对其减轻处罚;3、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依法减轻处罚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2016年12月4日,广东省封开县渔涝镇贺江村委会龙胫村村民黎某1南新屋进宅,原审被告人梁海煌让潘某(2002年8月15日出生)和上诉人黎宇驾驶自己私造的农用木船搭载贺某对岸古榄村的一批亲戚到黎某1南家。潘某在船尾负责操控发动机,黎宇在船头负责拉绳,从龙胫村渡口到古榄村渡口接载15人(包括9名成年人和6名小孩),当船返程尚未达到龙胫村渡口时,发生沉船事故,造成陈某4陈某5欧某三人溺水死亡。该沉船事故是单方责任事件,农用船装载严重超过实际承载能力和操纵人员潘某操纵不当是事件的直接原因,相关人员安全意识淡薄和船主梁海煌未尽到安全管理主体责任是事件的间接原因。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鉴定意见

(1)广东省封开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封公(司)鉴(法尸)字[2016]051、052号及[2017]001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通知书,反映:陈某5陈某4欧某均符合溺水死亡。该鉴定意见已经依法通知原审被告人梁海煌、上诉人黎宇及陈某5陈某4欧某的亲属、

(2)肇庆海事局出具的《关于封开贺某“12.4”农用船侧翻事件责任认定相关情况的说明》、《关于封开贺某“12.4”农用船侧翻事件调查情况的报告》,反映:本案肇事农用船搭载人员为非营运行为,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范围。翻船事件为一宗单方责任事件,农用船装载严重超过实际承载能力和操纵人员潘某操纵不当是事件的直接原因,相关人员安全意识淡薄和船主梁海煌未尽到安全管理主体责任是事件的间接原因。

(3)肇庆市第三人民医院出具的《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书》,反映:上诉人黎宇患有“轻度精神发育迟滞”,于2016年12月4日案发时受到疾病影响,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削弱,对本案应评定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

2、现场勘查笔录、检查笔录

(1)现场勘查笔录,反映:案发现场封开县渔涝镇贺江村委会龙胫村渡头对岸河段的情况。

(2)检查笔录,反映:2016年12月4日,民警在封开县渔涝镇贺江村委会龙胫村对岸渡头分别对梁海煌、黎宇进行检查,无发现可疑物品。

3、书证

(1)到案经过,反映:2016年12月4日事故发生后梁海煌、黎宇被依法传唤至派出所进行调查。

(2)新常住人口信息,反映:梁海煌、潘某、黎宇的个人基本信息;潘某出生于2002年8月15日,案发时不满十四周岁。

(3)办案说明,反映:在家属配合下,已对死者欧某陈某4陈某5进行解剖。由于执法记录仪时间设置错误,导致证人莫某笔录视频时间段与其准确的笔录时间段有误,以笔录时间为准。

(4)封开县海事处案件处理材料,反映:封开县海事处对梁海煌、黎宇的询问情况。

4、证人证言

(1)证人潘某的证言,主要内容:2016年12月4日的早上九点多,我跟外公梁海煌一家人到龙颈村的舅公家喝喜酒,期间我舅公就过来叫我和黎某5一起开船过去对面的码头接亲戚。外公知道我和黎某5要开船去接人就吩咐开船开慢点,不要搭太多人。我和黎某5到码头开船到了对面码头后,黎某5就上岸拉着船绳,我坐在船尾。当时岸上有十五、六个亲戚全部上船,其中有3、4个小朋友。亲戚上船时,黎宇曾提出分两次,但其中一名亲戚说一次就行。当船开到了接近龙颈村码头7、8米左右的时候,由于水流太急溅了点水上船,这个时候一直坐在船上的人以为船会入水就着急站了起来,致使船头偏重,船尾翘起来,船晃了几下就掀翻了。我在水里一边大声喊救命,一边拿船上掉出来的一些木板给小朋友和不会游泳的人,岸边和在附近捞砂蚬的小船都过来救掉下水的人。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除了有一个大人和一个小朋友没有找到,有一个被救上岸的妇女因溺水身亡,其他的都全部救上岸了。我开的是船是木船,长约6、7米宽1.5米左右,没有篷盖的木船,船尾有一台柴油发动机。我没有驾驶船的证件,外公的木船也没有证件的。我外公的船平时是用来在江里打捞砂蚬的,外公的船上面没有救生器材,就只有一些木板,我不知道船一共可以载多少人。我驾驶船到对面岸接人没有收取钱财。

辨认笔录及照片,反映:潘某辨认出黎宇就是黎某5黎某1南就是其舅公。

(2)证人黎某1南的证言,主要内容:12月4日上午9时多10时左右,梁海煌一家人驾驶其自家的木船来到我的新屋参加宴席。11时左右,我对梁海煌说“对岸那边的有亲戚到来了”,梁海煌大声回答我说“行了,我叫阿奎去撑船载亲戚们过来”,接着我又对他说“细个仔去开船载人始终不够好”,梁海煌回答我说“不用怕的,我的船那么大只,平时我也是叫阿奎这样撑的”,这时潘某就准备动身出发去了,于是我就叫我侄子黎宇帮潘某拉绳和顶船头(就是用船杆撑岸边使船减速),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便听说发生沉船了。我叫梁海煌开船载亲戚过江没有给梁海煌钱或其他报酬。梁海煌的船没有相关合法证明或证件,没有配备救生设备。

辨认笔录及照片,反映:黎某1南辨认出梁海煌、黎宇、潘某

(3)证人陈某1的证言,主要内容:2016年12月4日早上10时左右,我和家族的人从渔涝镇带村力马村出发到渔涝贺江村委会龙胫村黎某1南家里参加新屋入伙酒。有两个年轻人驾驶一条木船从龙胫村的方向驶来接,其中一个是开船的人相对年轻一些,而船头的位置站有一个年轻人,登船的时候陈某3陈某2建议对开船的两个人提出将15人分成两批人过江,开船的其中一个年轻人说一船人过去。当船开到贺某中间的时候,有江水撞入到船内,在距离对岸约五、六十米的位置,开船的那个年轻人就将船减速了,船一减速,江水就涌入到木船内了,于是我们都惊慌发狂起来了,很快木船就沉了,船上的人全部落水了。在附近开船捞沙蚬的村民听到有人喊救命,于是就马上开船过来救我们了。出事的木船长约6、7米,宽约1.2米,船尾有一台小型柴油发动机,木船没有救生设施或设备。开船前,没有人告知我们坐船渡江的注意事项。陈某4欧某和我女儿陈某5三人在此事故中死亡。

辨认笔录及照片,反映:陈某1辨认出黎宇就是负责抛船绳的年轻人、潘某就是负责开船的年轻人。

(4)证人黎某2的证言,主要内容:2016年12月4日上午11时许,我在渔涝镇贺江村委会古榄村听到有人呼救后,与黎梓勇驾船到对面沉船地点参与救人。除两个人在江中失踪未被获救,其他人员都被救上了岸。欧某被赶到现场的渔涝卫生院医护人员继续抢救。

(5)证人黎某1均的证言,主要内容:案发当天,我受邀去黎某1南新屋进宅的宴席,但当天我没有接陈某1打来的电话。

(6)证人黎某3的证言,主要内容:案发当天沉船后,我救起了黎宇,并与黎宇、其他村民一起救落水人员。

(7)证人钟某的证言,主要内容:2016年12月4日,我在贺江村委会龙胫村黎某1南的新屋入伙帮忙做工时听到黎某1南叫黎宇和潘某作伴帮忙开船,我当即表示反对,我当时没有听到梁海煌说反对让黎宇和潘某开船去接亲戚过江,后听说有三个人在事故中死亡。

(8)证人徐某陈某2植某严某陈某3的证言,反映:上述证人陈述的沉船经过和人员伤亡情况与证人陈某1所述一致,陈某3向拉船绳的年轻人提出15个坐船的人要分批坐船过江,但对方说一次可以。

辨认笔录及照片,反映:陈某2徐某陈某3分别辨认出开船的黎宇及潘某

(9)证人黎某4莫某吴某梁某的证言,反映:上述证人陈述于2016年12月4日12时许参与救援落水者的经过及知道事故造成三人死亡伤亡的情况。

3、供述与辩解

(1)原审被告人梁海煌的供述与辩解,主要内容:12月4日上午9时许,我和家人在封开县都平镇开船到渔涝镇贺江村委会龙胫村参加黎某1南新屋入伙宴席。11时许,黎某1南叫找我接人过江,有亲戚到对岸了。这时在一旁的潘某、黎宇听到黎某1南对我说的话后,我的外孙潘某说“我去,我去啦”,我对潘某、黎宇说“你们两个行不行”,潘某、黎宇都回答我说“行了,行了,我们会小心的了”,于是我对潘某、黎宇说“那你们要小心一点,不要开太快”,之后我又交代潘某、黎宇两人木船不要载太多人。之后黎宇就从门口驾驶一辆红色男子摩托车搭着潘某往龙胫渡头方向驶去了。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后,我得知黎宇、潘某驾驶船的发动机不能打出水花,马上冲出到龙胫渡头到处查看,发现对岸有很多人,江某七、八条船艇在江面上救援,我的船翻转了过来,船底朝向天,船桨浮在水面上,后来派出所的公安民警来到,将我和潘某、黎宇带到派出所调查了。我的船是一条木船,长约7米,宽约1.7米左右,发动机是8匹的,是我自己拿木板叫人做的木船,船没有配备救生设备,没有证件或者其他合法手续。因我之前我看见过我外孙潘某当着我的面开过我的船,今天黎某1南叫我开船去对岸接亲戚的时候,潘某说他和黎宇一起开船去接人,于是我觉得没有问题,我就让潘某、黎宇开我的船去对岸接亲戚了。我知道我外孙潘某今年是14岁,当时我担心潘某、黎宇二人去开船接人会出事,因此我在他们出发去接人之前,我交代他们不要开船开太快,不要让太多人上船。沉船事故发生后我到达现场时,一个妇女被医生抢救着,有两个落水的人还没找到。

辨认笔录及照片,反映:梁海煌辨认出黎宇、黎某1南、潘某

(2)上诉人黎宇的供述与辩解,主要内容:12月4日是我的二叔黎某1南新屋进宅请饮喜酒,在10时许,黎某1南说对面码头有亲戚要过渡,黎某1南就跟梁海煌说了几句,然后梁海煌就叫潘某开船过去载亲戚过渡,随后潘某就叫上我一起。去到码头后,潘某把船只的绳子解开,然后上到船尾处发动船只,我在船舱将一些水泼出去,在行驶过程中潘某负责驾驶船只,这一次去对面码头载了14个亲戚过来。大概到了11时左右,我和潘某听到我二叔黎某1南对梁海煌说对岸有亲戚到了,让梁海煌开船接亲戚过江,这时潘某主动对梁海煌说让他开船过江接亲戚,梁海煌交代潘某可以开船,但不能开太快,我二叔就叫我和潘某一起去。随后我和潘某驾船到对面码头,这次约有16个亲戚(3个小孩和13个大人),上了大约十二个人的时候,我就对那些亲戚讲:这么多人,分两次过渡吧。但其中一个亲戚说了一句一次过渡,随后其余的三四个亲戚也都上了船。我将船推离岸边,潘某负责驾驶船只,快到岸边,船头部位开始入水,这时候船上的人开始发狂,随后船头开始沉入水里,船尾就撬高,一下子船上的人都掉进水里了。船翻了之后,我们都大声呼喊救命,之后我和潘某和那十五六个亲戚就被闻讯赶来的村民救上岸了。

辨认笔录及照片,反映:经辨认相关照片,黎宇辨认出梁海煌、潘某

上述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合法有效,予以采信。

对上诉人黎宇及其辩护人的上诉意见、辩护意见,经查:

1、根据到案经过反映,公安机关于2016年12月4日12时15分接到群众报案,称龙胫村渡头河段发生沉船事故,遂到现场进行救援,并对船主梁海煌、开船人潘某、黎宇进行掌握和控制。沉船事故发生后,公安机关掌握了主要事实,并传唤黎宇到公安机关进行调查,黎宇到案缺乏主动性,不存在明知他人报案仍在现场等候公安人员到来接受处理的情形,不成立自首。故上诉人黎宇及其辩护人提出的黎宇成立自首的上诉意见、辩护意见不成立。

2、根据黎宇的供述与辩解,其虽然提出让亲戚分两批过渡,但并没有阻止所有人上船。黎宇已经预见可能发生危险但轻信能够避免,对沉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失,其过失程度相对于潘某较轻,原判已对其酌情从轻处罚。故上诉人黎宇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因黎宇不是直接责任人而请求减轻处罚的上诉意见、辩护意见不成立。

3、根据鉴定意见反映,黎宇患有“轻度精神发育迟滞”,于2016年12月4日案发时受到疾病影响,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削弱,对本案应评定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黎宇属于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控制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但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综合考虑黎宇的犯罪情节及量刑情节,对其减轻处罚,但其犯罪行为造成三人死亡的后果,不应适用缓刑。故上诉人黎宇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请求减轻处罚的上诉意见、辩护意见成立,提出的请求适用缓刑的上诉意见、辩护意见不成立。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梁海煌指使未成年人潘某驾驶不具备载客条件的农用木船载人,致潘某驾驶农用木船严重超载并操纵不当,造成三人死亡的重大水上交通事故,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上诉人黎宇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驾船造成三人死亡的重大水上交通事故,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上诉人黎宇是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可以减轻处罚。原审被告人梁海煌、上诉人黎宇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唯对上诉人黎宇的量刑不当,予以纠正。上诉人黎宇及其辩护人的上诉意见及辩护意见,成立的予以采纳,不成立的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十八条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封开县人民法院(2017)粤1225刑初100号刑事判决书第一项对原审被告人梁海煌的定罪和量刑部分、第二项对上诉人黎宇的定罪部分。

二、撤销广东省封开县人民法院(2017)粤1225刑初100号刑事判决书第二项对上诉人黎宇的量刑部分。

三、上诉人黎宇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2月4日起至2018年12月3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方仲伟

代理审判员  秦 雯

代理审判员  余文涛

二O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何焯韬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十八条 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

间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条单位主管人员、机动车辆所有人或者机动车辆承包人指使、强令他人违章驾驶造成重大交通事故,具有本解释第二条规定情形之一的,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