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详情

(2017)粤12民终2471号

文书:(2017)粤12民终2471号 更新时间:2018-01-05 10:59:16
广 东 省 肇 庆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7)粤12民终247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广宁县汇丰矿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宁县木格镇横洞三华村鹅龙坑。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1223334931815F。

法定代表人:焦章生。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广宁县木格镇爱嘉鑫陶瓷原料场,住所地:广东省广宁县木格镇九应村委会更塘坳。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1223079547892H。

投资人:黄志强。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广宁县木格镇横洞厂背瓷土场,住所地:广东省广宁县木格镇横洞村。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1223677136495J。

投资人:黄志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深圳市有福城堡服务有限公司,住址: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龙岗街道龙岗社区龙平东路328号1-4楼。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3118280838。

法定代表人:赵子立,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海丽,广东鼎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黄志强,男,1967年9月7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清新县

原审第三人:焦章生,男,1979年9月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原审第三人:黎如堆,男,1963年5月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

上诉人广宁县汇丰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丰公司)、广宁县木格镇爱嘉鑫陶瓷原料场(以下简称爱嘉鑫原料场)、广宁县木格镇横洞厂背瓷土场(以下简称背瓷土场)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有福城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有福公司)、原审第三人黄志强、焦章生、黎如堆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宁县人民法院(2017)粤1223民初988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上诉请求:撤销原审裁定,改判支持上诉人一审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有福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原审法院没有对案件进行认真审查就以黄志强涉嫌合同诈骗罪为由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适用法律错误。黄志强不存在违法犯罪的情形,该刑事案件是因公安机关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所导致。况且该刑事案件尚处于审查起诉阶段,黄志强是否被追究刑事责任仍未知,现合同双方当事人已选择民事诉讼作为纠纷解决的途径,属于当事人意思自治的表现,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实体判决。原审法院没有认真审查本案是否确实属于经济纠纷,原审裁定全面引述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合同协议书》内容和广宁县公安局作出的《起诉意见书》内容,但对于黄志强在庭审中提出的针对性的意见却不予采纳。

被上诉人有福公司答辩称:原审裁定正确,请二审法院予以维持。广宁县公安局以合同诈骗罪对黄志强移送至广宁县检察院审查起诉,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为了逃避责任,在公安机关介入后又以同一事实提起民事诉讼,企图非法侵吞本公司的投资款,故原审裁定驳回其起诉正确。即使黄志强不构成刑事犯罪,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要求解除《合同协议书》的诉讼请求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应予以驳回。

原审第三人黄志强、焦章生、黎如堆没有向本院提交陈述意见。

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解除2016年2月28日《合作协议书》;2、判令有福公司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与有福公司于2016年2月28日签订《合作协议书》,约定有福公司向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经营的矿场、陶瓷原料场、瓷土场投入500万元,由有福公司参与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的生产经营管理。各方共担风险,共享收益。协议第二条明确约定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占股70%,有福公司占股30%。第七条约定有福公司应当参与生产管理。协议签订后,有福公司依约向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分7次投入经营款650万元,后来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分13次向有福公司退回了130万元,剩余的520万元投入了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的生产、经营中。但有福公司没有依约参与生产管理,还要求索回投资款520万元。有福公司的行为已经构成违约,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有权请求解除合同并要求有福公司赔偿损失。

有福公司向原审法院提出反诉请求:1、确认《合作协议书》无效;2、判令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返还有福公司已支付的投资款530万元;3、判令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赔偿有福公司的经济损失2014000元(从2016年1月6日至2017年8月4日止,按每个月2%的利率计算损失);以上两项合共7314000元;4、判令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背瓷土场的投资人黄志强于2016年1月4日与有福公司签订一份《合作协议书》,骗取有福公司的投资款250万元,将投资款占为己有。2016年4月初,黄志强作为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的代表人与有福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书》,而签订时间提前写到2016年2月28日。协议签订后,2016年1月6日至4月18日期间,有福公司分七次向黄志强转账650万元投资款,而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根本没有进行任何的开采和经营活动,黄志强则将投资款拿去偿还个人债务及挥霍。汇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焦章生,该公司另一个股东是黎如堆,黄志强并非该公司登记的股东及法定代表人,无权以汇丰公司的名义签订协议。导致合同无效的过错是在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有福公司要求黄志强退回投资款650万元,黄志强只退回了120万元,其余款项拒绝退还。黄志强因涉嫌合同诈骗及挪用资金罪已被广宁县公安局已经立案、侦查,有福公司建议本案中止审理。

原审法院认为,2016年1月4日,背瓷土场与有福公司签订一份《合作协议书》。2016年2月28日,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作为甲方,与乙方有福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书》。2016年10月14日,广宁县公安局以涉嫌挪用资金对黄志强立案侦查,并于2017年6月21日作出《起诉意见书》,认为:2016年1月4日,犯罪嫌疑人黄志强以背瓷土场法定代表人的名义与有福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子立签订了第一份《合作协议书》,该协议约定由赵子立出资1000万现金入股共同经营背瓷土场和中转加工厂(爱嘉鑫原料场),但黄志强没有将中转加工厂的情况(中转加工场是黄志强与焦章生合伙企业)告知赵子立,因此黄志强的行为有构成了事实或隐瞒了真相行为。随后赵子立发现背瓷土场没有开采价值,黄志强为了骗取赵子立入股,承认自己是汇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实该公司的法人为焦章生),并同年2月28日以汇丰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和赵子立签订了第二份《合伙协议书》,黄志强为达到骗取赵子立入股的目的,并没有将汇丰公司股东焦章生、黄桂柱的股份情况、法定代表人情况及采矿许可证续的情况告知赵子立。签订合作协议后,赵子立先后将650万元的前期投资款转账到黄志强的个人账户中,但是黄志强将这款项用于偿还个人债务、挥霍及先期的小部分工程款等,并没有用于背瓷土场、爱嘉鑫原料场和汇丰公司的生产经营。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及有福公司在广宁县公安局以合同诈骗罪对黄志强移送广宁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后又以同一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及反诉。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第十二条“人民法院已立案审理的经济纠纷案件,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认为有经济犯罪嫌疑,并说明理由附有关材料函告受理该案的人民法院的,有关人民法院应当认真审查。经过审查,认为确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并书面通知当事人,退还案件受理费;如认为确属经济纠纷案件的,应当依法继续审理,并将结果函告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的规定,就本案双方当事人讼争的合同,广宁县公安局已以黄志强涉嫌合同诈骗移送广宁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的规定,裁定:一、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的起诉。二、驳回有福公司的反诉。

本院经审查认为,黄志强因涉嫌本案相关合同经济犯罪而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此后,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以相关合同纠纷为由起诉有福公司,有福公司对此提起反诉,原审法院均已立案受理。鉴于本案所涉经济纠纷案件因有经济犯罪嫌疑而被移送刑事程序处理,符合上文所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的规定,故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审理范畴,原审法院裁定驳回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的起诉以及驳回有福公司的反诉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汇丰公司、爱嘉鑫原料场、背瓷土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一审本诉案件受理费46800元,由原审法院退回广宁县汇丰矿业有限公司;一审反诉案件受理费31499元,由原审法院退回深圳市有福城堡服务有限公司。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罗静芳

审 判 员  周向京

代理审判员  黄耀辉

二0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黎 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