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详情

(2017)粤12刑终90号

文书:(2017)粤12刑终90号 更新时间:2018-01-05 10:59:00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7)粤12刑终90号

原公诉机关广宁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黄某南,男。因本案于2016年5月3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4日被逮捕。现押于广宁县看守所。

广宁县人民法院审理广宁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黄某南犯盗伐林木罪一案,于2017年1月24日作出(2016)粤1223刑初255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黄某南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肇庆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侯明辰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黄某南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5年12月,被告人黄某南承包砍伐鼎丰公司位于广宁县坑口镇塘村村委会塘村山场的桉树林木,并征得鼎丰公司螺岗基地站的同意将通往塘村山场的林道两边遮蔽林道的属鼎丰公司所有的桉树砍伐一至两排。2016年4月至5月期间,被告人黄某南在遭到鼎丰公司螺岗基地站林务员和广宁县林业局林政股工作人员制止砍伐后,仍雇请他人将该公司在广宁县坑口镇塘村村委塘村林场(三林班15、35小班)种植的桉树盗伐运走。

经广宁县林业调查设计队鉴定,被告人黄某南盗伐的桉树林木面积7.05亩,蓄积36.8461立方米。

认定上述事实有扣押笔录、扣押清单、全电子汽车衡磅码单;犯罪嫌疑人归案情况说明;发还清单;森林、林木、林地状况登记表、林业用地承包合同书及栽植图、林业用地承包补充协议等;采运作业合同;证人林某1黄某1欧某1高某詹某卢某陈某1谭某韦某陈某2黄某2侯某杨某廖某1曾某1的证言;指认照片说明;现场勘查笔录、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及照片;侦查实验笔录及照片;坑口镇塘村村委会塘村林场无林木采伐证采伐林木的现场鉴定意见;广宁县林业调查设计队出具的说明;被告人黄某南的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判认为,被告人黄某南无视国家法律,盗伐林木,数量较大(蓄积36.8461立方米),其行为已构成盗伐林木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十七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黄某南犯盗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二、随案移送的桉树木材(原木)共47.5736立方米,除将其中涉案的23.213立方米发还给鼎丰公司外,余下的24.3606立方米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

上诉人黄某南提出:1.一审判决认定其盗伐了7.05亩桉树林木,与事实完全不相符,证据不足。其与鼎丰公司签订了砍伐工程承包合同,承包砍伐鼎丰公司座落于坑口镇塘村村委会塘村山场的桉树。当时进入砍伐山场的道路狭窄,无法通行运输桉树货车,其在征得鼎丰公司属下管理该山场的螺岗基地站管理人员的同意下,砍伐了少量道路两旁的桉树,所砍伐的桉树,其全部运回了鼎丰公司。其交回鼎丰公司的桉树共1478吨,减除其承包山场的桉树任务1450吨,剩余28吨桉树是扩宽进山运输道路砍伐的。其是经鼎丰公司同意才砍伐那些林木的。三个伐区的面积没有7.05亩,是故意扩大面积,其工人没有违反、超越螺岗基地的韦站长同意砍伐的范围。2.广宁县林业分局扣押其两车木材是完全没有依据的。2016年5月16日,其在另一山场持证砍伐,合法运销桉树两货车共400多条树头径口木桉树运往佛山市,运至广绿路科技馆路段被公安林业分局扣押,运往堆地,在其不在场的情况下,非法扣押。此后,办案人员从怀疑上述扩路地段被盗伐的山场锯截被砍伐的桉树头到扣押其桉树的场地进行口径接对,经接对,只有三条截根断面接近吻合,不到扣押物树头口径木的百分之一,证据不充分,是伪造的证据,栽赃陷害。3.杨某陈某2等证言完全与事实不符,是假的、无效证言。4.指认照片说明证明2016年6月8日其带公安人员到塘村山场进行指认不是事实,当日其没有离开看守所。5.广宁县林业分局扣押其两车木材,在横山高速公路停车场堆放,其为了保护木材对这些木材喷了白漆,侦查人员祝某1在2016年7月28日私自把这辆车木材处理了,违反国家法律;扣押其两车木材到现在也没有给其扣押清单,不符合法律规定。综上,一审判决其犯盗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证据不足,判得太重,其是冤枉的,请求二审判决办案单位赔偿其经济损失,改判其无罪。

肇庆市人民检察院认为:1.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黄某南的行为构成盗伐林木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首先,根据现场3名砍伐工人及1名管工的证言可以证实2016年4、5月林道边的桉树是受上诉人黄某南的指使砍伐的。其次,根据现场4名货运司机的证言可以证实是上诉人黄某南联系车辆运输桉树到佛山贩卖的。再次,根据行政执法人员的证言可以证实林道边的桉树没有砍伐证,行政执法人员发现并扣押涉案运输桉树的车辆后黄某南出来阻挠。最后,根据公安机关的侦查实验可以证实在行政机关扣押的黄某南的桉树中,发现被盗伐的林木。上述证据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足以证实黄某南有盗伐林木的行为,构成盗伐林木罪。2.上诉人黄某南的无罪辩解不能成立。第一、根据广宁县森林公安举出的现场勘查情况说明、现场路线图可以证实,塘村山场在北边靠近怀集的位置,而黄某南供述林木是要送到南边佛山的,黄坑山场有自己的堆木场,离主路更近更加方便往佛山方向运输,而黄某南舍近求远,反向行驶,不符合经济常理。第二、公安机关侦查实验符合客观性、关联性、合法性,依法可以采纳。黄某南辩解受人陷害的辩解也与停车场管理员、两位货车司机的证言不符。综上,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黄某南犯盗伐林木罪的事实清楚,有以下证据证实:

(一)现场勘查笔录、侦查实验笔录等

1.现场勘查笔录、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及现场平面示意图、现场照片、广宁县公安局森林分局出具的说明,证实:公安人员于2016年5月17日9时40分对广宁县坑口镇塘村村委会塘村山场被盗伐的现场进行勘查,现场位于坑口镇塘村村委会塘村山场,属鼎丰公司的桉树基地,现场有一条南北走向的林道,林道贯穿坑口镇塘村村委会塘村山场,北往塘村村委会村道,南往塘村山场,现场内共有三个伐区,由北往南依次排列为一、二、三伐区。第一伐区位于林道西面,该伐区由北至南呈长带状,从林道上方开始砍伐至山顶,山顶西侧为竹林,山场上有少量未被伐倒的杉树和桉树。伐根断面和遗留的木屑均比较新鲜,为近段时间砍伐,砍伐时间应在15天内。现场内遗留的树丫比较新鲜,树皮呈绿色或淡土色,场内没有发现存材,道路侧边堆放着部分截枝,树丫和树叶呈浅绿色。在伐区靠林道边位置,沿路发现有多个陈旧的砍伐后遗留的桉树伐根,伐根已开始腐朽,树桩上已长出40-60厘米长的树苗,砍伐时间应在两个月前。第二个伐区位于第一伐区的南面,距离第一伐区约30米左右,该伐区由北至南呈长带状,林道穿过第二伐区,该伐区前部分位于林道的西面,后部分在林道三叉路口被林道截断,位于林道的东侧。该伐区林道为新开林道,新开林道位于旧林道上方约3米,新开林道覆盖了大部分旧林道,旧林道仍清晰可见,新开林道约有250米,在林道三叉口接驳到旧林道。该伐区位于林道西面的前部分,从林道上方开始砍伐至山顶,山顶西侧为竹林,山场上有未被伐倒的桉树。伐根断面和遗留的木屑均比较新鲜,现场内遗留的树丫、树皮和树叶都比较新鲜,呈绿色或淡绿色,为近段时间砍伐,砍伐时间应在15天内。位于林道东侧部分伐区呈三角形,位于该林道与另一条东西走向的林道的夹角处,山场上有少量未被伐倒的桉树。伐根断面和遗留的木屑均比较新鲜,现场内遗留的树丫、树皮和树叶都比较新鲜,呈绿色或淡绿色,为近段时间砍伐,砍伐时间应在10天内。靠南北走向林道处的伐根陈旧,伐根已腐朽,树桩上已长出40-70厘米长的树苗,砍伐时间应在两个月前。三叉路口存放有一些桉原木。第三个伐区位于山场的南面,从第二个伐区沿林道往南约500米左右到达第三伐区,该伐区座东北向西南,位于林道东北面,从林道上方开始砍伐至靠近山顶位置,山场上的桉树基本全部被伐倒。伐根断面和遗留的木屑均比较新鲜,现场内遗留的树丫、树皮和树叶都比较新鲜,呈绿色或淡绿色,为近段时间砍伐,砍伐时间应在15天内。在靠林道边有少量陈旧的桉树伐根,伐根已开始腐朽,伐根上已长出40-60厘米长的树苗。山场林道面散堆着多个小堆桉原木,靠道路内侧竖放着一些桉原木,均已砍倒并制材,抽样测量的桉原木长度为260厘米,该处伐倒已制材的桉原木断面比较平整,比较新鲜,树皮呈绿色。在现场用油锯截取方式以随机抽样提取伐根断面34个,依次编号为1-34号。

2.侦查实验笔录及照片,证实:公安人员于2016年5月26日将在盗伐现场提取的桉树伐根断面带到堆放被扣押桉树木材的广宁横山停车场,在见证人詹某的见证下,与桂C×××××货车装运的桉树木材进行断面比对。经比对,在广宁县坑口镇塘村村委会塘村山场被盗伐林木现场提取的6号、7号及25号伐根断面与桂C×××××货车装运的桉树木材中其中三条桉木的断面吻合。

(二)书证

1.森林、林木、林地状况登记表、林业用地承包合同书及栽植图、林业用地承包补充协议等,证实:本案被盗伐现场由鼎丰公司承包的情况。

2.采运作业合同,证实:由上诉人黄某南代表广宁县民骏化肥贸易有限公司(简称民骏公司)与鼎丰公司签定采运作业合同,民骏公司承砍鼎丰公司在广宁县坑口镇塘村DG04A303林班种植的桉树,并制成造材规格为长度2.2±0.1米的木材回鼎丰公司。另外,该合同里的违约责任规定,木材未依造材规格进行裁剪木材长度,若在现场作业,经告知后二次检查再次查到每根处罚100元,若回厂检查发现处罚5000元/车;保证回厂量的奖罚规定实际回厂量超出保证回厂量5%以上,超出部分给予30元/吨的奖励金。

3.扣押笔录、扣押清单、全电子汽车衡磅码单、广宁县木材总公司检尺凭单、发还清单,证实:公安人员于2016年5月16日扣押桂C×××××货车、粤H×××××货车及随车运输的桉树原木,被扣押的桉树原木材积共47.5736立方米,均为长度260厘米的规格。其中:桂C×××××货车,总重量49780公斤,空车14270公斤;粤H×××××货车总重量41740公斤,空车15000公斤。并于同月31日将扣押的桂C×××××货车、粤H×××××货车发还给车主的情况。

4.犯罪嫌疑人归案情况说明,证实:上诉人黄某南如何归案的情况。

(三)鉴定意见

1.广宁县林业调查设计队出具的坑口镇塘村村委会塘村林场无林木采伐证采伐林木的现场鉴定意见,证实:经鉴定,坑口镇塘村村委会塘村林场属三林班15、35小班(地藉小班号:172208043015、1722008043035)共采伐面积7.05亩,采伐蓄积36.8461立方米(其中:属三林班15小班、地藉小班号:172208043015,被采伐2.1亩、蓄积9.7514立方米及1.95亩、10.4267立方米,属三林班35小班、地藉小班号:1722008043035,被采伐3亩、蓄积16.668立方米)。

2.广宁县林业调查设计队出具的说明,证实:鉴定范围属于现场最新(2016年5月初至16日期间)采伐的桉树林木,但不包括较早前(2015年年底)在林道边林地采伐的并已萌生苗芽的旧伐根。

(四)证人证言

1.证人林某1(鼎丰公司造林一科科长)的证言,主要内容:广宁县坑口镇塘村村委会塘村山场是属于鼎丰公司的。2016年5月16日14时许,我接电话报称广宁县坑口镇塘村村委会塘村山场被人砍伐了桉树,怀疑有人盗伐桉树。我就打电话给螺岗基地站站长黄某1,叫他过去山场看一看。到18时许,黄某1打电话给我讲塘村山场被人盗伐了林木,并且发现两辆涉嫌装运盗伐林木的车辆。被盗伐的全部是桉树。鼎丰公司在塘村山场有一个砍伐点,这个砍伐点在塘村山场的最里面,被盗伐桉树的塘村山场的林道就是通往这个砍伐点的,这个砍伐点位于林道的最尾处,该砍伐点是由坑口镇的黄某南承包砍伐的。现被盗伐桉树的塘村山场不在黄某南承包的砍伐点范围内。黄某南承包砍伐鼎丰公司坑口镇塘村按树林是有签订合同,合同对黄某南承包砍伐的桉树制成木柴或木材的规格是有要求的。桉树原木是用于造纸的,就没有必要区分木柴或木材,要求砍伐者将桉树砍下后从树干根部往尾方向进行锯截成长度规格为220厘米(±10厘米)的原木段,最后的树尾不论长短尾径达到3厘米以上的枝尾均要收集运回公司作原料。如果不按合同要求制截原木长度规格,而有意将桉树树干截制成规格长度为260厘米的木材(正材)的话,我公司视该行为属于违约行为,第一次发现将会对承砍者作出警告,第二次发现将会对承砍者作出每件处罚100元。因为现在市面流通主要的木材长度规格是260厘米的,我公司发包出去给人承包砍伐的山场经常发生盗木的问题。为此,公司禁止把桉树制成长度规格为260厘米的木材,如果承砍商有意将桉树制成长度规格260厘米木材的,公司将这样行为视作有盗木的动机,所以公司这样处罚主要防止承砍商盗木。黄某南是知道我公司有这样处罚,因为合同上有规定的。黄某南承砍点的林道边山场的林木,须经得我公司同意并办理相关采伐证后,才能砍伐的。据我了解,去年年底,黄某南因进入其承砍点的林道去年雨水多,林道长期不干,影响其山场木材运输,曾征求过当时的螺岗基地站站长韦某,要求砍伐林道边少量桉树,韦某同意其取得相关合法砍伐手续后砍伐林道边遮挡林道的少量桉树,但之前鼎丰公司对此并不知情。鼎丰公司从来没有同意过任何人砍伐被盗伐现场的桉树。

2.证人韦某(原鼎丰公司螺岗基地站站长)的证言,主要内容:我是2015年3月开始到螺岗基地站任站长,一直工作到2016年4月18日调江屯基地站。2015年12月的一天,黄某南曾打电话给我讲,现在雨水多,通往他在塘村山场承包砍伐的山场的林道,由于林道两边的桉树遮住林道无法通车,要求将林道两边遮住林道的桉树砍伐一、两排。当时我口头同意了他的要求,并对他讲,只有遮住林道的桉树才能砍伐,并且只砍一至两排。林道两边的桉树是属鼎丰公司的。我同意黄某南砍伐林道两边桉树后,黄某南于2015年12月份已开始砍伐,黄某南砍伐了林道两边的桉树遗留下的树桩现在已长出了约50—60厘米长的树苗。今年直到2016年4月18日我调离螺岗基地站止,我都无同意过任何人砍伐塘村山场的桉树,包括林道两边的桉树。黄某南应该是2015年12月中旬的时候砍伐塘村山场林道两边的桉树,因为2015年12月20日,我和陈某2去到该山场巡查发现,塘村山场林道的三叉路对上的桉树及里面靠近黄某南承包砍伐的山场处的林道上方的桉树已被黄某南砍伐了许多,每处砍伐了三、四排桉树,我和陈某2就制止黄某南砍伐林道两边的桉树,当时黄某南也停了工没有继续砍伐。

3.证人黄某1(鼎丰公司螺岗基地站站长)的证言,主要内容:鼎丰公司螺岗基地站管理广宁县螺岗镇、坑口镇及南街镇的鼎丰公司桉树林业基地。2016年5月16日,县林业局林政股的卢某打电话给我讲,5月14日他去塘村山场看一个私人山场,发现有人在塘村山场上砍桉树,叫我过去看一下是不是有人盗伐桉树。于是,我和基地站的陈某2驾摩托去到该山场,当时林业局林政卢某等四人也在场,发现沿着塘村山场的林道旁边的桉树一路被人盗伐了,一直盗伐到林道尾。发现被盗伐桉树后,由林政股的工作人员报案了。塘村山场的桉树是属于鼎丰公司的。塘村山场被盗伐了约七、八亩桉树,约30立方米桉树。卢某讲,2016年5月14日他发现有人砍伐桉树时,曾问过现场的砍工,砍工讲是他们老板叫砍伐的。在塘村山场只有黄某南有一个砍伐点在砍伐桉树,我推测是黄某南叫他们砍伐的。2016年5月16日17时许,我们看完现场出来,卢某四个人就出坑口镇,我和陈某2回螺岗镇。我走不久,卢某打电话给我讲,在塘村村委会往坑口方向约一公里的地方,塘村村委会和赤水村委会交界处有一个堆木场,他们看见有两辆车在堆木场装运桉木,经查木材运输证,是上带山场的木材运输证,怀疑装运的木材是塘村山场盗伐的桉木,叫我过去看下。于是我和陈某2调头过那个堆木场,我们过到堆木场时,见到一辆车牌为粤H×××××的大货车正在堆木场装运桉木,车厢刚装了半车桉木,司机见到我们来,就驾驶大货车往南街方向逃跑,我们就驾摩托车一直跟着该车,当出到上带路口时,县林业局工作人员将该车截停,并将车和司机带回林业局。

4.证人陈某2(鼎丰公司螺岗基地站林某2)的证言,主要内容:2015年12月份的一天,我去到塘村山场巡查时发现塘村山场林道的三叉路对上的桉树及里面靠近黄某南承包砍伐的山场处的林道上方的桉树被黄某南雇请工人砍伐了许多,已经砍到了林道两边的四、五排,当时我就制止黄某南砍伐林道两边的桉树,然后我就将情况告知站长韦某韦某让黄某南停工后,黄某南也没有继续砍伐了。林道两边的桉树是属于鼎丰公司的。2015年12月份的时候,黄某南曾打电话跟站长韦某讲由于雨水多,林道长期不干,不能通车,想砍伐林道两边一两排桉树,当时韦某口头同意了只有遮住林道的桉树才能砍伐,并且只能砍一至两排桉树,没有遮住林道的不能砍伐。2016年4月巡山的时候都没有发现黄某南砍伐塘村山场林道两边的桉树,直到2016年5月12日我自己巡查山场的时侯,发现黄某南雇请三、四个工人去到该山场砍伐桉树,坟头对上地方砍伐了四至五排桉树,当场我就制止了他们,然后我就直接打电话给黄某南:“这里没有林权证、没有采伐许可证,这里不能砍的,有什么后果你自己负责的。”黄某南说:“我也不知道,工人们自己砍的。”但打电话给黄某南前,我问那些工人,工人说是黄某南老板叫他们砍的。

5.证人卢某(广宁县林业局林政股副股长)的证言,主要内容:2016年5日13日上午,我局去坑口塘村牛栏山踏查现场,当时我和陈某4程某以及坑口林业站莫某、护林员、当事人一同前往,在塘村附近发现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在山场上砍伐桉树,并有一台装有桉树木的拖拉机停在村道,我问护林员他们这些桉树是谁的,护林员讲是鼎丰公司的,在我所知塘村的山场是没有发放砍伐证的,我和陈某1就制止山场上的那三个人不要砍伐。待我们去牛栏山场踏查完回来,之前砍木的三个人不在山场上了,山场上堆放有被砍下的桉树。到了5月16日上午,我们在办证那里核查到塘村是没有桉树砍伐点的,后向林政股陈成泉股长汇报后,陈股长通知了鼎丰公司基地站和承砍方去塘村的桉树砍伐点进行核实。昨天(5月16日)下午,我和陈某1程某卓某、鼎丰公司基地站两名工作人员到达现场,现场的桉树木材不在山场了,承砍方没有到场,叫来了一个管工,我们问那个管工:“你的老板是谁?”他说:“是蛮六”,我们问管工:“老板怎么不来?”管工说:“老板没空,我是这里的管工,他叫了我过来。”我们问管工:“这里的桉树是谁叫砍伐的?”管工说:“是老板蛮六叫砍伐的,砍伐下来是为了晒路的。”我们问:“晒路,砍伐一排桉树就可以了,怎么砍伐了那么多?”管工没怎么回答,他借机打电话就离开了。昨天下午到了5点多钟,我们从塘村开车出南街,经过塘村村委会后一段路程,见有一辆粤H×××××车在装运桉树木材,旁边堆放有桉树木材,出到上带村委路段见到一辆桂C×××××车装运有桉树木材,我们将其截停对司机进行询问,我们问司机:“你车桉树木的货主是谁?”司机说:“是坑头六的。”我们问:“你这车桉树木是在哪里装运的?”司机说:“是在坑口塘村,就是现在有台车正在装运桉树木材的地方处装的。”我们问:“你这车桉树是否有木材运输证?”司机说有,我们说:“你车辆运输木材没有持证运输,现要求你将车辆开到林业局停车场接受调查。”该车开出南街途经扶楼村委路段司机将车停下,黄某南开车到来说:“这车木材是我的,我有木材运输证,为何要截停。”然后他拿出了该车8立方米的木材运输证,我们说:“你车装运的桉树木材目测有20立方米以上,明显超出木材运输证装运木材的数量,现先回林业局接受调查。”,黄某南将木材运输证给司机,硬要司机将车辆开走。我们打电话给陈成泉汇报情况,陈股说已安排祝某华和祝某2开车去接应你们了,森林分局的警察也在南街科技馆附近蹲守了,让他开车出来。我们等祝某华和祝某2到来,我、程某祝某2开车跟着桂C×××××车出南街,陈某1和祝某华往坑口镇潭村开车去查截装运桉树木材的粤H×××××车。到了南街镇科技馆路段,森林分局的民警将桂C×××××车截停。

5月13日发现的砍伐现场是没有发放砍伐证的,与黄某南承包砍伐鼎丰公司的桉树山场(有砍伐证)是同一条小路入去的,上述两桉树山场是相邻的。

6.证人陈某1(广宁县林业局林政股流动检查站副站长)的证言,主要内容:2016年4月13日,我们林政股去坑口镇塘村的牛栏山踏查山场,经过塘村山场,发现该山场有个砍伐点,当时有三名桂林籍砍工正在该处砍伐桉树,并且有一名本地人驾驶手扶式拖拉机准备装运该处已砍伐的桉树原木。因为林木砍伐证都是经我们林政股核发的,所以我们怀疑该山场是无证砍伐,于是我们责令他们停工,我问其中一名男砍工是谁叫他们在这里砍伐,那名砍工说是一名贵州籍的砍伐管工雇请他们三人在该处砍伐桉树的,后来我们踏查完牛栏山回来经过塘村山场时,已经没有人在该处砍伐桉树。4月16日早上,经林政股技术人员对比林班图,发现上述塘村山场属于鼎丰公司的桉树山场,该山场没有核发砍伐证。与该山场砍伐点相邻的山场也是鼎丰公司的山场,并承包给黄某南进行砍伐,所以我们分别通知黄某南、鼎丰公司螺岗基地站工作人员与我们一起到场踏查现场,后来由于黄某南说他人在肇庆,派他砍伐山场的管工到场作代表。4月16日下午16时许,我们林政股派人到达塘村山场砍伐现场时,鼎丰公司螺岗基地站工作人员以及黄某南的管工已经在场,我们说该位置砍伐的桉树属于无证砍伐的,黄某南的管工说:“当时砍伐这些桉树是用来晒路。”我们反问他:“如果是晒路,砍伐山场横路两边的桉树即可,为何现在是砍伐至山顶?”黄某南的管工说:“我不知道,我已经三、四天没来工地,我要回去问问工人才知道。”后来,那名管工就悄悄离开了。我们踏查完该砍伐点后,从塘村村委会往坑口镇镇府方向离开,在距离塘村村委会约有800米的位置,发现有一个桉树原木的堆场,并且有一辆牌号为粤H×××××的平板车正在该处装货。我们继续往南街镇方向驶出,在往南街镇方向过了坑口镇加油站约1000米的位置,我们查获一辆满载桉树原木,牌号为桂C×××××的平板车。我们叫该车司机出示木材运输证并问他这车桉树原木是在哪里装运的,该名司机说这车桉树原木是在塘村的堆场装运的,是与牌号为粤H×××××的平板车一起装运的。我们以核查木材运输证为由责令他将这车桉树原木运出林业局停放接受调查。在我们押送该车出到南街镇扶楼村委会时,黄某南找到我们,他说该车所运输的木材是他的货,并向我们出示一张桂C×××××装运材积8立方米,装运地点是上带村的木材运输证。我们问黄某南,该车所装运桉树原木的来源。黄某南说,该车所装运的桉树原木是其承包在坑口镇上带村委会的私人山场砍伐下来的,然后运到塘村堆场堆放,最后在塘村堆场装车运出。因为坑口镇上带村有路可以直接运出南街镇,无须运往更远的塘村中转再经坑口镇墟镇运出南街镇,所以我们认为黄某南持上带村的放行在塘村装货,其行为有可疑,要求该车桉木运到林业局接受调查,但是黄某南不配合我们林业行政执法人员的执法行为,所以我们通知森林分局到场处理。黄某南承包砍伐的山场,与现在无证砍伐的山场是相连、相邻的,现无证砍伐的范围不是在黄某南承包鼎丰公司的山场范围内。

7.证人黄某2(砍伐工人)的证言,主要内容:2016年清明节后开始跟侯某去到塘村的山场砍伐桉树至现在。是一个姓杨的贵州籍男子(电话134××××4656)叫侯某找人到塘村山场砍伐桉树,于是侯某叫我去。我曾听侯某讲过,山场的林木是黄老板的,我们的工钱是黄老板支付给姓杨的包工头再转交给我们。砍伐的是坑口镇塘村村委会塘村山场,砍伐了三个地方,其中第一处位于塘村村委往山场方向沿山场横路约一公里处的右侧(第一砍伐点),该处全部都是我和侯某黄某5戴某四人砍伐的;第二处位于第一处往山场方向沿山场横路约四百米的右侧(第二砍伐点北处),该处也是我们四人砍伐的;第三处位于第二处往山场方向沿山场横路约一百米的左侧(第二砍伐点南),该处全部是我和黄某5戴某三人砍伐的。我还知道我们砍伐的第三处位置往山场方向沿山场横路约一公里左侧(第三砍伐点)的桉树林木也被人砍伐了,是黄老板雇请我的广西灌阳籍的老乡“小文”等四人去砍伐的,我曾看见他们四人装木材上拖拉机。我还记得我们砍伐第二处时,至少砍了有四至五排林木。我们砍伐三处加起来大概有一亩地左右,大约有17吨左右。砍伐后的桉树是拖拉机过来装的。在林道边所砍伐的桉树是按照2.6米长的标准来制成木材,要用尺子量度过才制材的,木柴是按照目测制成2米长左右的规格。侯某大概是2015年11月去到塘村山场砍伐林木的。当时我在别的山场砍伐桉树林木,经过上述第二处砍伐位置时,看见该处沿路有些桉树被砍伐,后来我听侯某说过,他曾经跟另外那十几名砍工在第二处那里砍伐的。后来隔了很久,我们四人才去那里砍伐剩下的四至五排桉树林木。

辨认笔录,证实:经证人黄某2辨认,其辨认出8号照片上的男子(即谭某)就是管理塘村山场砍伐以及管理装运砍伐木材的管工。

指认照片说明,证实:证人黄某2确认照片上的山场其与侯某等人、小文等人于2016年4月下旬至5月上旬砍伐桉树林木的地方的情况。

8.证人侯某(砍伐工人)的证言,主要内容:我在2015年11月就到坑口镇塘村附近的山场砍伐林木到现在,是一个叫老杨的贵州人叫我到山场砍伐林木,他是我们的工头。刚开始入山场砍木有我、我老婆、戴某、我舅父,到了农历12月初我舅父回了老家就没有回来做了,我小舅黄某2和他老婆在塘村另外一个山场砍伐林木的,大概在2016年过了清明节就到我们砍伐林木的山场一起砍伐林木。

2015年11、12月,老板叫我们砍伐了通往山场的林道三岔路口到他砍伐点的山脚斜坡下这段林道上方的桉树,这些树桩到现在已全部长出50至60厘米长的树苗。到了2016年清明后,老杨叫我们到山场入口约100米处砍伐了林道上方的桉树,管工叫我们到山场新开挖林道面位置处砍伐了桉树。在承包砍伐的鼎丰公司山场砍下的桉树,是不用区分木材与木柴的,只要是尾径有3厘米以上,用锯把砍倒的桉树逐段截成长度大约220厘米左右就可以了,不用尺子量度;在林道边新近砍伐的桉树林木,是要分开木材与木柴来锯的,把砍倒的桉树先锯截成尾径有6厘米以上、长度为260厘米的木材,制成木材时是要用尺子量过长度是260厘米才锯的,基本没什么误差,最后剩下尾径不足6厘米的就锯成长约220厘米左右木柴。在林道边新近砍伐的桉树数量至少有13吨,其中:制成长度规格260厘米的木材的数量有12吨,木柴的数量有1吨多,木材和木柴用拖拉机运出山了,至于运到哪里就不知。听我的工头老杨说老板叫黄某南。在林道边新近砍伐桉树的时候,黄某南是来过现场看我们砍伐的,当时黄某南正在挖新路的位置看勾机挖路,那时候黄某南叫我们把进山林道路开始位置的桉树也砍掉。三岔路口往里面200米处转弯位,老板承砍点的山脚斜坡下林道面的桉树是姓谢某1(广西灌阳人)那帮工人砍伐的。

辨认笔录,证实:经证人侯某辨认,其辨认出10号照片上的男子(即黄某南)就是雇请其砍伐了通往塘村山场的林道三岔路口到老板承砍点的山脚斜坡下这段林道两边的桉树老板(他的联系电话139××××8266);另一组3号照片上的男子(即谭某)就是管工安排我到塘村山场新开挖林道面位置处砍伐桉树林木的管工。

指认照片说明,证实:证人侯某确认照片上的山场其与黄某2等人于2016年4月下旬至5月上旬砍伐桉树林木的地方的情况。

9.证人杨某(砍伐工人的工头)的证言,主要内容:我是2015年12月左右的时候开始到塘村山场帮黄某南老板砍伐桉树林木,在山场是砍伐工人的工头,我帮黄某南老板砍伐的桉树是在塘村山场林道的尽头处的山顶位置。2015年12月的时候,黄某南对我说林道不干,车辆上不了山场,叫我找人将林道两边的桉树砍伐了,这样做的目的是晒路。当时在塘村山场有12人开工,我就叫这12人从林道的三叉路口开始,沿着林道往里面砍伐桉树,林道两边砍伐两排桉树,一直砍伐到黄某南承包鼎丰公司砍伐的山场的山脚下。当时12人砍伐了一个多小时就砍伐完了,沿着林道砍伐了约有400米,我们砍伐完林道两边的桉树后,把桉树截断后就堆放在林道边上,用我的南骏车装了半车到了肇庆鼎丰林业有限公司,剩下的由于路不好走,所以一直没有运走,现在还堆放在林道边上。我们砍伐塘村山场林道两边的桉树约有一亩多,反正砍伐桉树留下的树桩现在已经长出了约有60-70厘米长的树苗,长出树苗的桉树全部是我们砍伐的。我于2016年4月份的时候回了老家,到5月14日才回到塘村山场,看到塘村山场两边又砍伐了桉树,我就质问我的工人,工人说今年4月到5月这段时间,黄某南老板承包砍伐桉树的山场上的管工叫他们砍伐了塘树山场林道两边的桉树。林道两边的桉树是属于鼎丰公司的。2016年6月24日,我在鼎丰公司拿到工钱后,就将工钱分给了侯某谢某2等工人,我们在公安局旁边的饭店吃饭的时候,谢某2笑着对我说:“黄某南承砍的鼎丰公司的塘村山场林道边最后的一个砍伐点的新近砍伐的桉树林木是我砍伐的。”另外,这林道边的3处位置的砍伐点的桉树林木,侯某一直都承认是他砍伐的,所以我才知道是黄某南安排工人砍伐的。工人中有一个叫小文的,是谢某2的儿子,名字叫谢某权。

辨认笔录,证实:经证人杨某辨认,其辨认出7号照片上的男子(即黄某南)就是雇请其砍伐桉树的老板。

10.证人谭某(塘村山场管工)的证言,主要内容;我是从2015年12月黄某南进入塘村昂天顶山场砍伐桉树开始起至今帮黄某南做管工的,我负责对山场开路和砍工工作的管理。黄某南砍伐昂天顶山场桉树期间,除砍伐该山场的桉树外,还砍伐入昂天顶山场林道边桉树林木,这些桉树林木不在黄某南承包砍伐昂天顶山场范围内,但也属于鼎丰公司的。今年3月下旬,因另外修了一条新开入山场林道,该新开林道长约1000米,该林道尾端接入来坑山场与昂天顶山场的三岔路口,由于新开林道两边的树遮盖了林道,于是在林道两边,砍伐了一至三排的桉树。2016年4月初,老板黄某南电话交代过我,叫我安排昂天顶山场的砍工将入山场的新开林道两边桉树砍伐掉,要求有雨水不干的林道两旁就砍一至两排桉树,砍至有太阳照射到林道为准,如果林道干的,太阳能够照射到的就不要砍,于是我就在昂天顶山场安排了五个砍工去到塘村山场砍伐林道两旁的桉树。于2015年12月份,在入来坑山场与昂天顶山场交接的三岔路口往黄某南承包砍伐的昂天顶山场林道边,也是由于树遮盖了林道,也砍伐一至两排的桉树。现场的树头已经长出了萌芽条,萌芽条较长的已超过60厘米。2016年5月23日,民警入山场林道最新近被砍伐的桉树情况调查时,我也到现场看过,我也不知道这些新鲜砍伐的桉树是谁砍伐的,因在2016年5月1日后我就很少入上述山场了。

11.证人廖某1(拖拉机司机)的证言,主要内容:我在2016年5月12日开始受黄某南雇请去坑口镇塘村村委会塘村山场运输木材。除了帮黄某南运输其承包砍伐的鼎丰公司塘村山场的桉树林木外,我还帮黄某南在进入其承包砍伐的塘村山场的新开林道边用拖拉机运输过两车桉树木材到塘村堆放场,运输的桉树木材规格是长度为260厘米。除了我之外,还有纪某曾某2曾某1帮黄某南运输塘村山场的林道边新近砍伐下来的桉树木材和木柴。塘村山场的林道边新近砍伐下来的桉树木材、木柴,我所见是一帮外省民工帮黄某南砍伐。2016年5月13日、14日、15日期间,我和纪火荣、曾金波、曾某1帮黄某南在往他承砍的鼎丰公司塘村山场林道处装运了6车木材(数量共24至30吨)及在他承砍的鼎丰公司塘村山场装运木材5车(共20至25吨)。在黄某南承砍的鼎丰公司塘村山场装运的木材、木柴是较旧色的,而在往黄某南承砍的鼎丰公司塘村山场林道处装运的木材很新鲜的(即刚砍下不久的)。

辨认笔录,证实:经证人廖某1辨认,其辨认出7号照片上的男子(即黄某南)就是2016年5月雇佣其到塘村山场装运新开林道面砍伐的桉树林木的黄某南。

指认照片说明,证实:廖某1确认现场照片上第一伐区的木材是曾某1纪某装运的,第二伐区的林木是其和曾某1纪某都有装运;并对其提供的帮黄某南运输木材的记录单进行确认。

12.证人曾某1(拖拉机司机)的证言,主要内容:2016年5月11日管工带着我和纪火荣开拖拉机去到“黄六”承砍的塘村山场处装运了两车木柴,后来(记不起日期)管工带我、纪某廖某1去到塘村山场新开林道边装运桉树木材,该批桉树木材规格是长度为260厘米,我装了一车半,运费是“黄六”老板付的,具体什么名字不知道,我没有他的电话,廖某1有他的电话号码,平时都是廖某1联系他的。

辨认笔录,证实:经证人曾某1辨认,其辨认出5号照片上的男子(即黄某南)就是雇请其去到塘村山场装运新开林道面砍伐的桉树林木的“黄六”;另一组7号照片上的男子(即谭某)就是带其到塘村山场装运新开林道的桉树林木的管工。

13.证人欧某1(货车司机)证言,主要内容:桂C×××××货车是我和詹某合股经营。2016年5月16日我驾驶桂C×××××货车去到坑口塘村装运桉树木,准备运去佛山市高明区。桉树木材货主叫黄某南。当日被查扣在广宁林业局,5月20日被指定将桉树木运至横山停车场卸货堆放,运去横山停车场前经长塘山地磅过磅称得总重49780kG,因未过车皮,估计约35吨左右。卸下来堆放保管在横山停车场的桉树木材,5月26日我看过了,没有搬动过,如当日堆放时的原状,我还看到民警用树头截块与从我桂C×××××货车上卸下堆放车场的桉树木做比对,经比对,发现有三件树头截块与该桉树木材堆中的三件木材的头径截面对接吻合。做比对工作十分钟前,我见到了黄某南也来到车场对堆放在车场内的桉树木材喷涂白漆,黄某南喷完漆后随即离开了停车场。7月28日上午,对5月20日从桂C×××××货车及粤H×××××货车卸下来堆放在横山停车场的桉树木材进行检尺工作,我在横山停车场,在检尺开始前,经我仔细看过,桉树木材的堆放状况没有发生变动(没有搬动过),与5月20日从车上卸下来时堆放着状况一样。

辨认笔录,证实:经证人欧某1辨认,其辨认出12号照片上的男子(即黄某南)就是雇请其到塘村堆木场装运桉木的货主黄某南。

14.证人詹某(货车司机)的证言,主要内容:桂C×××××号车是我和欧某1的,我们轮流开车。2016年5月16日中午,我的同行高某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139××××8266),让我打电话找他(我称呼他老板),我就打这个电话,老板让我过去帮他装运木材。木材是中午开始装的,到了下午4点多的时候装好车,车上装有20多吨木材,木材的规格应该长度是260厘米,其他不清楚,这车木材运往佛山高明销售。当时老板讲有木材运输证我才帮他装运,我们的车出到南街镇扶楼村委会的时侯老板的儿子才拿过来给我,当时老板的儿子跟我们车一起去高明。

15.证人高某(货车司机)的证言,主要内容:我是粤H×××××号货车的司机,2016年5月16日我驾驶粤H×××××号货车去到坑口镇的一个桉木堆场装桉木,装了半车桉木后,该堆场的桉木装完了,桉木老板就叫我去另一个堆场装桉木。我就驾车往赤坑镇方向行驶,到了另一个桉木堆场,我停好车准备装桉木,就有两个人驾驶一辆摩托来到制止装桉木。过了不久,桉木老板就打电话给我,叫我不要装桉木驾车出南街,我就驾车装着半车桉木往南街方向行驶,当行至下带岭时,被截停带回森林分局调查。我装运的半车桉木估计有15吨左右,准备运往佛山市高明区。我持有一张从广宁县坑口镇运往佛山市高明区木厂的木材运输证,准运桉树原木材积为8立方米。这些桉树木材的货主是黄某南,联系电话:139××××8266。5日20日从粤H×××××号货车卸下来堆放保管在横山停车场的桉木,5月26日我看过了,无变动,如当日堆放时的原状,我还看到民警用树头截块与从欧某1驾的桂C×××××货车上卸下堆放车场场地的桉树木材做比对,经比对,发现有三件树头截块与该桉树木材堆中的三件木材的头径截面对接吻合。在做比对实验工作即将开始前,见到了货主黄某南也来到车场对堆放在车场内的全部桉树木材进行喷漆,喷完漆后离开了车场,跟着就开始做比对工作。在2016年5月16日我的车辆被查扣时,黄某南打电话对我讲:“森林分局对你调查,有关木材来源时,你对分局人讲这车木材是在上带村委会场地装运的,放行证也是上带村委会场的,你要配合我,这样的话我工作好做一点”。于是,我按照黄某南的授意讲了假话。

辨认笔录,证实:经证人高某辨认,其辨认出2号上的照片上的男子(即黄某南)就是雇请其到塘村村委会堆木场装运桉树木材的货主黄某南。

16.证人沈某(停车场管理员)的证言,主要内容:广宁森林分局把两车木头放在我的停车场后放了几天就过来做侦察实验(对木头),在这几天之间,没有人来再碰过这些木头。这个停车场一直都有人值班,我老伴都在值班室睡觉,晚上也都有锁门的,不可能有人进得来的。

17.证人刘某的证言,主要内容:我听说黄某南砍了鼎丰的桉树,后来被森林分局抓了。因为黄某南的大儿子知道我和他老爸搭档过十几年,我比他阅历丰富一些,就主动找到我,让我帮忙想想办法能不能让黄某南早点出来。有一天山上的人看到黄某南在指认现场就告诉了我,我就上山见到黄某南。我本来想跟黄某南说两句话,但黄某南不理我也不跟我打招呼,一直在骂他儿子,后来我就一句话都没有对黄某南说就离开了。因为黄某南出事之后山上很多人关注这件事情,见到他来山上就告诉我。公安人员没有找过我让我去说服黄某南认罪。如果不是他儿子过来找我,我也不想管那么多。

18.证人黄某3的证言,主要内容:我与黄某南是父子关系。黄某南的手机在我家,我知道手机里面有录音,我有听过录音,录音是关于两台车拉着木头出来被抓后,我爸问鼎丰的人员当时是否问过他们近段时间雨水天气较多,为了运输木头提前完成任务,要砍掉路上面两到三排的桉树,是否同意过,然后鼎丰人员回答是这样说过。录音里对方的名字好像是姓韦的站长。在今年的7月份,公安人员给过我电话,问我关于录音的情况,我说我不知道,我要回去找一找,后来我回去听了之后有录音这回事。我知道后没有回复给公安。关于韦站长的录音我听到的就是只有一条。我可以提供录音给办案部门。

2016年6、7月的时候,我在回家的路上见到我爸。当时是我三公见到他,然后就打电话给我,说我爸去了山场,然后我就自己开车回去,在路上就见到他,他就说他无罪。在场的公安人员只是跟我打了个招呼,其他什么都没有说。

19.证人黄某4的证言,主要内容:我与黄某南是父子关系。黄某南的手机在我家,我爸被抓之前跟我说过他手机里面有录音,没有说是关于什么内容的录音。我没有听过录音,不知道内容。森林公安那边有人打电话给我,问我关于录音的事情,是否有这回事,我没有答他,之后他叫我和家人商量,然后回复他们。我和我哥商量,之后就没有回复。我可以提供录音给办案部门。

(五)录音资料

上诉人黄某南亲属提供的录音,反映两名男子的谈话内容,其中一名男子称呼对方另一名男子为“韦站”,并问对方记不记得其曾打过电话给对方,对方同意其砍树晒路这回事,并要求对方出来做份口供,澄清这件事的情况。

(六)上诉人的供述与辩解

上诉人黄某南的供述与辩解,主要内容:2016年5月16日,在南街截获两台装有桉树木的车辆,车牌分别是桂C×××××粤H×××××,我是这两台车桉树木的货主,桉树木长约2.5-2.6米,尾径7公分以上,共约50吨。两台车桉树木是在塘村旱湖村村道边及上带村委村道边装运的,运往佛山高明木厂销售,这两车桉树木都是在上带村委黄坑仔山砍伐下来再中转出来的,有木材运输证、林木砍伐许可证。这两车没有盗伐的桉树原木。我没有参与盗伐林木,只是我在承砍塘村“仰天顶”山场鼎丰基地的桉树时,在修路过程中砍伐了林道两边的桉树。2016年清明后,我就雇请勾机修路,当时我向螺岗基地站韦站长反映,通往仰天顶山场的林道两边桉树遮盖林道,提出砍伐林道两边的桉树,韦站长同意砍伐,同时韦站长也通知了鼎丰管理人员阿方。后我就叫管工谭某安排人员对林道两边的桉树进行砍伐,但砍伐后,林道仍然无法行车。2016年5月初,我又雇请勾机另开一段林道,后我又叫谭某安排将新开的那段林道两边的桉树砍伐了。我叫谭某安排人员砍伐时是叫他砍伐林道两边一行到两行的桉树,具体数量我不清楚,砍伐下来后制成2至2.5米长的规格,当我运仰天顶的桉树木时,装运的车辆经过时就运一些在林道两边砍伐的桉木,然后运到鼎丰公司的,林道两边的桉木没有另外装运的。在塘村昂天顶山场林道边所砍伐的桉树由于是修林道需要,所以没有办理采伐证。我只砍伐了新开林道对上山场的林木,也就是第二伐区的林木,采伐面积为1.95亩,采伐蓄积为10.4267立方米,其余的不是我砍伐的。

指认照片说明,证实:上诉人黄某南于2016年6月8日确认照片上的山场是2016年清明节后,其叫管工谭某安排砍工砍伐的新开林道对上的山场,也就是塘村山场第二伐区(地籍小班号172208043015)采伐面积为1.95亩,采伐林木蓄积为10.4267立方米。

刑事案件现场指认笔录,证实:2016年7月25日,上诉人黄某南带公安人员到塘村山场进行了指认,其确认2016年4月至5月中旬期间,其雇请工人到坑口镇塘村山场砍伐了鼎丰公司山场的桉树林木,新开林道边的桉树是其安排工人砍伐的,其在砍伐前经过鼎丰公司的工作人员同意才砍伐。

上述证据均经过庭审质证,合法有效。

对于上诉人黄某南的上诉意见,综合评析如下:

1.本案各证人的证言,没有证据反映是公安机关采取非法方法收集,其证言与其他证人证言相印证的,可以作为证据采信,上诉人黄某南认为杨某陈某2等证言与事实不符,是无效证言的意见,不予采纳。

2.根据扣押笔录、扣押清单以及证人欧某1高某的证言证实,欧某1高某分别驾驶桂C×××××货车、粤H×××××货车于2016年5月16日运输桉树木材时因所运输的木材涉嫌盗伐而被查获。因此,公安机关于当日对该两辆汽车及随车桉树木材进行扣押时,由欧某1高某作为上述物品的持有人在扣押笔录、扣押清单上签名,是符合法律规定,扣押清单也注明该清单是交给持有人。故上诉人黄某南认为该两车木材是非法扣押,其没有收到扣押清单,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意见,不予采纳。至于上诉人黄某南认为侦查人员祝某1于2016年7月28日私自处理了被扣押的两车木材,现没有证据证实该情况,该意见亦不予采纳。

3.刑事案件现场指认笔录等证实上诉人黄某南于2016年7月25日带公安人员指认现场,而原审判决书在证据中表述上诉人黄某南于2016年6月8日带公安人员指认现场不当,应予纠正。

4.本案被盗伐林木的采伐面积和蓄积,是由专业部门依法作出鉴定,合法有效,应予采信。上诉人黄某南认为涉案伐区的面积没有7.05亩,是故意扩大面积的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5.上诉人黄某南请求判决办案单位赔偿其经济损失,不属于本案审理的范围,该意见不予采纳。

6.上诉人黄某南认为其无罪的意见不成立,在案证据足以证实上诉人黄某南实施了盗伐林木的行为,构成盗伐林木罪。理由如下:

(1)森林、林木、林地状况登记表、林业用地承包合同书等书证以及现场勘查笔录、照片证实涉案伐区塘村山场林道边被砍伐的林木是属于鼎丰公司所有。

(2)砍伐工人侯某黄某2、工头杨某、管工谭某的证言以及相关指认照片说明、辨认笔录可以相互印证,证实涉案伐区塘村山场林道边的桉树是在2016年4、5月受上诉人黄某南指使砍伐的;拖拉机司机廖某1曾某1的证言及指认照片说明、辨认笔录可以相互印证证实上诉人黄某南于2016年5月雇请拖拉机将塘村山场林道边砍伐的桉树木材装运到塘村堆放场;货车司机欧某1等人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上诉人黄某南于2016年5月16日雇请桂C×××××货车到塘村堆放场将桉树木材运输去佛山市高明区;扣押笔录、扣押清单证实桂C×××××货车装运的桉树木材被公安机关依法扣押,侦查实验笔录、照片证实,在被扣押的桂C×××××货车装运的桉树木材中发现有涉案伐区被砍伐的林木。此外,停车场管理员沈某以及证人欧某1的证言也证实从桂C×××××货车的桉树木材被卸下堆放在横山停车场后至公安机关做侦查实验前都没有被搬动、碰过。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公安机关出具的说明亦证实公安机关是以随机抽样方式提取伐根断面进行侦查实验,涉案伐区现场还遗留有桉树木材,本案也没有证据反映公安机关存在违法取证的情况,故上诉人黄某南认为侦查实验仅有三条截根断面接近吻合,证据不充分,是伪造的证据,栽赃陷害的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因此,现有证据足以证实涉案伐区的林木是上诉人黄某南指使砍伐。

(3)虽然上诉人黄某南辩解其砍伐塘村山场林道边的桉树是经鼎丰公司的韦某同意,并由其亲属提供了其所称其与韦某通话的录音,以证实其辩解。但从该录音的内容来看,该录音仅反映上诉人黄某南所称的“韦站”承认曾同意砍路边两排树晒路,却没有反映“韦站”是在2016年同意砍树。且上诉人黄某南在本院庭审时供述其是于2016年5月17日打电话给证人韦某并对通话录音,而询问笔录反映证人韦某所作证言的时间是在2016年5月17日之后,其在证言陈述其仅在2015年12月同意上诉人黄某南砍伐林道边一、二排桉树晒路,2016年至其于2016年4月18日调离螺岗基地站都没有同意任何人砍伐林道两边的桉树。证人陈某2林某1的证言以及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反映伐区的林道边有少量陈旧的桉树伐根,树桩已长出40-60厘米的树苗的情况亦印证了证人韦某所陈述其于2015年12月同意上诉人黄某南砍伐林道边遮挡林道的一两排桉树的情况,证人林某1的证言还证实鼎丰公司没有同意任何人砍伐涉案伐区的桉树。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也证实涉案伐区的桉树均为近段时间砍伐。故现有证据不能证实上诉人黄某南砍伐涉案伐区的林木是经过鼎丰公司工作人员的同意。此外,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证实涉案第一伐区及第二伐区位于林道西面的前部分,都是从林道上方开始砍伐至山顶;第二伐区位于林道东侧部分呈三角形;第三伐区亦是从林道上方开始砍伐至靠近山顶位置。由此可见,涉案三个伐区被砍伐桉树的情况亦与上诉人黄某南辩称为了晒路而砍伐一、二排桉树,其工人没有违反、超越螺岗基地韦站长同意的范围砍伐的辩解不相符。且采运作业合同、证人林某1的证言证实上诉人黄某南承砍鼎丰公司的林木,制成木材的长度要求为220厘米±10厘米,木材未按规格裁剪长度要进行处罚。证人林某1还证实因市面流通的木材长度是260厘米,鼎丰公司为了防止承砍商盗木而规定上述木材长度。而证人黄某2侯某廖某1曾某1欧某1詹某等人的证言以及广宁县木材总公司检尺凭单等书证证实,2016年4、5月塘村山场林道边砍伐所造、运至塘村堆放场以及从塘村堆放场装运去佛山市销售被扣押的桉树木材的长度均为260厘米。与鼎丰公司的要求并不相符。因此,现有证据足以证实上诉人黄某南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未经所有人鼎丰公司同意而砍伐涉案伐区的林木。经鉴定,涉案伐区的林木蓄积为36.8461立方米,属于数量较大,已经达到追究刑事责任的数量。

综上,现有证据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实上诉人黄某南未经鼎丰公司同意而擅自砍伐鼎丰公司所有的林木,数量较大,其行为已符合盗伐林木罪的构成要件,应以盗伐林木罪论处。依照法律规定,盗伐林木数量较大,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的幅度内量刑,且数量较大是以2至5立方米为起点,上诉人黄某南盗伐林木达36.8461立方米,原判根据其犯罪事实、情节,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是在量刑幅度之内,并无不当。因此,上诉人黄某南认为原审判决其犯盗伐林木罪,证据不足,判得太重,请求二审改判其无罪的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黄某南无视国家法律,盗伐林木,数量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伐林木罪,应依法惩处。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性准确,适用法律正确,量刑恰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黄某南的上诉意见,经查理据不足,不予采纳。肇庆市人民检察院建议维持原判的意见,可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蓝燕琴

审判员  钟 庆

审判员  刘永东

二○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肖莉娟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