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详情

(2017)粤12刑终307号

文书:(2017)粤12刑终307号 更新时间:2017-11-10 11:30:04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7)粤12刑终307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封开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曾德志,男,汉族,1993年10月12日出生,户籍地广东省封开县,初中肄业,务工。因犯盗窃罪于2013年被广西壮族自治区苍梧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于2014年9月23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7年2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封开县看守所。

广东省封开县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封开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曾德志犯盗窃罪一案,于2017年8月25日作出(2017)粤1225刑初104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曾德志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阅卷,讯问上诉人曾德志,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5年6月7日11时许,被告人曾德志伙同陈某1陈某2(二人已判决)、陈某3(另案处理)四人窜到广东省德庆县德城镇,之后陈某1陈某2两人开摩托车尾随事主陈某4嫦进入到德庆县德城镇康城大道安居楼,事主陈某4嫦把摩托车停在德庆县德城镇康城大道安居楼三幢楼下进屋后,陈某1乘机盗窃了其摩托车迅速离去,陈某4嫦被盗的是一辆女装五羊本田牌银色普通二轮摩托车(车牌号码粤H×××××)。当日13时许,四人又窜到广东省郁南县连滩镇。之后四人分成两组行动寻找盗窃目标,陈坤良和陈立志两人在郁南县连滩镇建设路二巷8号门前将事主莫伟强停放在该处的一辆黑色五羊本田牌女装摩托车(车牌号码粤W×××××)盗走;被告人曾德志和陈某3两人在郁南县连滩镇迎宾大道恒兴夹板商铺侧门前将事主邱某停放在该处的一辆五羊本田牌女装摩托车(未上牌)盗走。经物价部门认定,陈某4嫦被盗的摩托车被盗窃时的价值为人民币6206元,莫某强被盗的摩托车被盗窃时的价值为人民币8835元,邱某被盗的摩托车被盗窃时的价值为人民币7920元。

2015年6月7日当日晚,被告人曾德志伙同陈某1陈某2陈某3四人将当日偷来的三台摩托车抬上陈某3等人在广西苍梧县沙头镇盗窃得来的一辆灰色福田牌轻型厢式货车(车牌号码:桂D×××××)上,并于当晚深夜将车辆一起运到广州去卖,被告人曾德志分得赃款若干。

以上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一、书证

1、受案登记表、受案回执、立案决定书、立案告知书,反映:陈柳嫦摩托车被盗案于2015年6月7日由其本人报案至德庆县公安局城东派出所,并于当日立案侦查;莫伟强摩托车被盗案于2015年6月7日由其本人报案至郁南县公安局连滩派出所,并于当日立案侦查;邱火珍摩托车被盗案于2015年6月7日由其本人报案至郁南县公安局连滩派出所,并于当日立案侦查。

2、接受证据清单及相关材料,反映:陈某4嫦、莫某强、邱某被盗摩托车的基本情况。

3、户籍证明、违法犯罪人员前科查询情况、释放证明书,反映:曾德志的个人身份情况,其因犯盗窃罪于2013年被苍梧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于2014年9月23日刑满释放。

4、到案经过,反映:曾德志在其位于封开县渔涝镇上扶村委会冲吕村20号的家中被抓获归案。

5、(2015)肇封法刑初字第190号刑事判决书,反映:2015年6月7日13时许曾德志、陈坤良、陈立志、陈军池四人在连滩镇东胜居委建设路二巷8号盗窃莫某强摩托车的事实;2015年6月7日11时许曾德志、陈某1陈某2陈某3四人在德庆县德城镇康城大道安居楼盗窃陈某4嫦摩托车的事实。

二、被害人的陈述

1、陈某4嫦的陈述,主要内容:2015年6月7日11时许,我将一辆女装五羊本田牌银色摩托车停放在德庆县康城大道解困楼幢对面楼下,我当时锁了车头锁、没有锁防盗锁,直到11时许,我去取车时发现车不见了。车牌是粤H×××××,发动机号10M01312,是2012年9月以12000元购买,约9成新。

2、莫某强的陈述,主要内容:2015年6月7日早上11时开我的摩托车回到郁南县连滩镇东胜居委建设二巷8号屋外北墙边上,锁好车头锁,电门锁,无锁防盗锁,到13时40分发现被盗,是一辆黑色本田女装两轮摩托车,车牌号粤W×××××该车我于2014年10月以9500元价格购买,9成新,约8500元。

3、邱某的陈述,主要内容:2015年6月7日约11时,我将车停连滩镇迎宾大道恒兴夹板商铺我屋的侧门前,到13时许,发现被盗,是一台白色本田两轮女装摩托车,发动机号14D03600,2014年6月以8800元购买,约9成新,价值约7920元,当时我只锁车头锁,没有锁上防盗锁和防盗器,没有入户。

三、同案犯的供述

1、陈某2的供述,主要内容:2015年6月初的,在肇庆市德庆县县城和云浮市郁南县连滩镇和陈某1、“九斤”、“水佬”四人一起偷过摩托车。2015年6月初的某日上午我接到“九斤”的电话,叫我到本县的渔涝镇等他,于是我就开我之前偷回来并一直开着的那台无牌女装摩托车(抓陈某1时被公安机关扣的那辆)到了本县的渔涝镇是9时左右的时间,见到陈某1、“九斤”、“水佬”他们,“九斤”就叫我上车,于是我连摩托车一起抬上面包车,就从渔涝镇出发,到了杏花时,再从本县杏花镇三礼村道出发,出到德庆县回龙镇后,沿国道直接到德庆县县城是上午11时许的时间,在县城附近找位置停好面包车后,将当时放在面包车的摩托车抬下来,然后我和陈某1二人开摩托车在德庆县县城转了一圈,后在一个我不知什么小区的小区内的中间楼群左右的住宅楼一楼楼下门口见到一辆银灰色的女子五羊本田牌摩托车停着,我记得这个小区公路对面是一间派出所,当时我负责“睇水”,陈某1落手去偷的,在陈某1得手后,我打电话给“九斤”讲得手一台摩托车,然后我和陈某1各开一台摩托车直上到德庆大桥转弯处时,停车我和陈某1动手将偷到的那台摩托车拆了车牌,我记得车牌号是粤H×××××,是一台110C银灰色的女子五羊本田牌摩托车,拆完车牌后,就将这台摩托车抬上“九斤”开到的面包车上,我和陈某1就开自己开落的那台摩托车过了德庆大桥到郁南南江口镇,继续沿着郁南连滩镇方向开,“九斤”和另一名我不认识的人坐面包车跟着,一直到了郁南连滩镇。在到了郁南县连滩镇时已是中午时间了,我和陈某1继续开着摩托车入圩镇,“九斤”和另一名不认识的人开面包车入圩镇的,在我还开着摩托车搭着陈某1在圩镇转时,“九斤”打电话给我讲:“偷到一台,叫我和陈某1撤退”,在我接完“九斤”电话后,开摩托车到了圩镇一市场隔离一居民巷门口见到有台摩托车停着,侧边转角是一间麻将档。当时由我负责“睇水”,陈某1落手去偷的,“九斤”在电话中叫我们向连滩镇一地名叫大方的方向走,于是我和陈某1各自开一台摩托车按“九斤”讲的方向走了几公里后,停落车后,我和陈某1动手将偷到的那台摩托车的车牌拆了,车牌号码现在记不起,并将车牌丢到附近了,是一台110C的黑色女装五羊本田牌摩托车,在我和陈某1拆完车牌后,“九斤”又打电话来,叫我们一直向连滩的叫大方的方向走。大约走了十多公里时,在路边见到“九斤”在路边等。接着“九斤”从面包车上落来,叫陈某1开面包车,“九斤”开我和陈某1在连滩偷到的那台摩托车,走郁南平台这条路线出到封开大桥回到封开渔涝镇时已是晚上20时左右的时间,当日一共偷了三台摩托车。“九斤”偷的那台摩托车是110白色女装五羊本田牌摩托车,我见时是没有车牌的,具体他在郁南连滩什么位置偷的我不知,只听“九斤”讲是在连滩一路边偷的。在回渔涝时,就将车开入到了渔涝镇罗源村方向的皮带廊路边停落,“九斤”就叫我和陈某1等他开台车来装,于是“九斤”和另一个不认识的男子开我之前偷来并一直用的那台摩托车行开了,约半个钟头左右,“九斤”开一台蓝色的货柜车来到,大家四人动手将当日在肇庆市德庆县县城和云浮市郁南县连滩镇偷到的三台摩托车抬上货柜车。之后,陈某1又开来一台灰色的摩托车抬上货柜车,这台摩托车是什么型号的记不起了和如何偷回来的我就不知。在装好车后,大家就各自回去了,之后在当晚深夜时也是我们四人一起运到广州卖的。在第二天中午时回到本县河儿口镇吃饭时,“九斤”分给我3900元人民币,讲是偷到车卖了大家分的钱,至于其他人分得多少钱我不清楚。这次也是我第一次见装摩托车的那台货车和我第一次跟车去广州。至于装偷回来摩托车的那台货车是谁的我不清楚。我只知道那名男子是本县渔涝镇人,叫什么名和具体住址我就不知,平时我们叫他“水佬”的,年约二十多岁,中等身材,与我差不多身高。

经辨认,陈某2辨认出4号照片上的人就是其和陈某1、“九斤”一起在德庆县县城和郁南连滩镇偷摩托车叫“水佬”的那名男子(即曾德志)。

经指认,陈立志指认出德庆县德城大道康城花园小区农业局宿舍楼下门口就是其盗窃摩托车的地点。

经指认,陈立志指认出郁南县连滩镇东胜居委会建设路二巷8号门前位置就是其盗窃摩托车的地点。

2、陈某1的供述,主要内容:我之前讲的在2015年6月份在德庆一个小区楼房对面盗窃了一辆女装本田牌摩托车那天,我是和陈某2陈某3、曾德志四人一起开小面包车去的,当时我们是用小面包车装着我和陈某2在德庆莫村市场内偷的那辆女装本田摩托车一起去的,在我们到了德庆县城后,我们就把摩托车卸了下来,我就和曾德志两人开始在德庆县城内转,物色摩托车,我和曾德志转了几圈,没有物色到盗窃对象,之后曾德志就上了面包车,我就和陈某2继续到处转,后来我们在一个小区门口见到一个妇女开着一辆女装本田摩托车进了那个小区,于是我和陈某2两人就开摩托车跟着她后面进了那个小区,见到那个妇女把摩托车停在一幢楼下的一个门口,就进了屋里,于是我就上前把那辆摩托车偷走了,这就是我之前讲在德庆一个小区楼房对面盗窃了一辆女装本田牌摩托的过程。偷了这辆摩托车后,我们就去了郁南县连滩镇,到半路我们就把偷得的摩托车装上了小面包车,我和陈某2就开着我们装来的摩托车,陈某3和曾德志就开着小面包车去连滩镇,到了连滩镇我们回面后,我就和陈某3他们讲我和陈某2入连滩镇转转,之后我们就分开了,我和陈某2一伙,陈某3和曾德志一伙,在连滩镇内到处转,我和陈某2在一个快餐店的斜对面发现了一辆黑色女装本田110C的摩托车,陈某2在一旁“看风“,我就上前动手偷了这辆摩托车,之后陈某2就打电话给陈某3和曾德志两人,他们讲他们也偷得了一辆摩托车,叫我们往郁南大方方向走就见到他们了,于是我和陈某2就各开一辆摩托车往大方方向走了,我们开了约几十公里就见到陈某3和曾德志在路边等我们了,停在他们小面包车旁有一辆白色的女装本田牌110C摩托车,这辆摩托车他们是在哪里偷得的,我就不清楚了,我们回面后,我和陈某2曾某就各开一辆摩托车,陈某3开小面包车跟在后面沿着公路,经郁南县城再过封开西江大桥回去了。在回去的途中,我开摩托车摔了一跤,之后就由陈某3开我的摩托车,我开小面包车回去的。这三辆车已经在之前出货时和其他的摩托车一起运去广州卖了,这三辆车是我们四人都有份分钱的,分了多少钱我不记得了。据我所知曾德志没有参与过其他盗窃摩托车的行为,他就是参与了这一次的盗窃摩托车行为,偷了这一次后不久他就下去佛山打工了。

经辨认,陈某1辨认出5号照片上的人就是其笔录中反映的叫曾德志的人。

经指认,陈某1指认出德庆县德城大道安居楼三幢楼下的一户人家门口位置就是其盗窃摩托车的地点。

经指认,陈坤良指认出郁南县连滩镇东胜居委会建设路二巷8号门前位置就是其盗窃摩托车的地点。

3、同案人陈某3的供述,主要内容:我在郁南南江口盗窃过两辆、连滩盗窃过四辆、建城盗窃过一辆。有一次是我和陈某2陈某1、曾德志四人开我的面包车去的,具体时间不记得了,当日我们去到连滩镇,之后我们就分开了,我和曾德志一起、陈某2陈某1一起,我和曾德志在一个好似卖夹板的店铺前面盗窃了一辆女装五羊本田摩托车,颜色和多少排量的不记得了,陈某2陈某1也盗窃了一辆女装五羊本田摩托车,他们是在什么地方偷的我不清楚,他们偷得的摩托车特征我也不记得了。那两辆摩托车后来我们好似是用面包车装回来的。这两辆摩托车也是用货车连同其他盗窃回来的摩托车一起运下广州卖了。我之前供述和陈某2陈某1、曾德志四人在郁南连滩盗窃了两辆摩托车的当日,当日我们是入了德庆县城兜的,但是否偷得到摩托车我真的记不起来了。

经辨认,陈某3辨认出4号照片上的人就是其笔录中反映的叫曾德志的人。

经指认,陈某3指认出郁南县连滩镇迎宾大道恒兴夹板商铺的侧门位置就是其盗窃摩托车的地点。

四、证人证言

1、黄某证言,主要内容:我听莫某强说在2015年6月7日13时左右停放在他屋边的一辆本田牌女装摩托车被盗了。

2、严某的证言,主要内容:2015年6月7日约11时35分许,我在恒兴夹板商铺对面看见恒兴夹板商铺侧门有一个男青年快速骑着一辆白色摩托车离开恒兴夹板商铺,我以为是恒兴夹板商铺的一些伙记开走了。到13时许,恒兴夹板商铺的一位女士跟我讲她的摩托车被人偷了。那个男青年约168CM,身材偏瘦,约27岁左右,穿一件黄色很旧的T恤和一条牛仔裤。

五、被告人曾德志的供述:我在2013年7月份在广西省苍梧因涉嫌盗窃摩托车被抓获判1年3个月的判决,于2014年9月份释放出来。我不知道因何事被刑事拘留的。我没有盗窃的违法犯罪行为。我认识陈某2陈某3,他们也是本县杏花镇人,但陈某1我不认识。我听人讲知道他们因偷摩托车这二年被抓了。他们是因偷摩托车被抓,但我自从2014年9月被释放出来后就没有做过违法犯罪的事。我没有同他们去过,也不知他们是在哪里偷的。我自从释放出来后,在家和到佛山、中山等地打工。我没有到过广西铺门、桂某以及广东的郁南、德庆等地方。我第一次听这个绰号叫“老歪”的人,所以不认识。

六、价格鉴定结论书,反映:陈某4嫦被盗摩托车价值人民币6206元;莫某强被盗摩托车价值人民币8835元;邱某被盗摩托车价值人民币7920元。

七、现场勘查笔录及现场照片,反映:李柳某莫某强、邱某摩托车被盗的案发现场的基本情况。

原判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被告人曾德志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盗窃罪,依法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曾德志在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满释放未满五年内又犯新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被告人曾德志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上诉人曾德志上诉认为:1、其只参与了盗窃邱某的摩托车,其他没有参与;2、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曾德志伙同陈某1陈某2陈某3盗窃摩托车的犯罪事实清楚,有到案经过、涉案财物价格鉴定结论书、刑事判决书等书证、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被害人邱某等人的陈述、同案犯陈某1等人的供述及辨认笔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上诉人曾德志的上诉意见,经查:

1、上诉人曾德志伙同陈某1陈某2陈某3盗窃李柳某莫某强、邱某的摩托车的事实,有陈某1陈某2陈某3的供述证实,足以认定,虽然曾德志仅亲自实施了盗窃邱某的摩托车,但是其知道其他同案犯盗窃李柳某莫某强的摩托车并与其他同案犯一起实施销赃并分得赃款,曾德志与陈某1陈某2陈某3有共同的犯罪故意,并共同实施了盗窃的犯罪行为,应对犯罪后果共同承担责任。故上诉人曾德志提出的其只参与盗窃邱某的摩托车的上诉人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2、上诉人曾德志盗窃数额较大,论罪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其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原判综合考虑其犯罪情节和量刑情节,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无不当。故上诉人曾德志提出的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从轻处罚的上诉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曾德志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盗窃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上诉人曾德志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恰当,审判程序合法。原判认定上诉人曾德志是累犯并依法对其从重处罚,但没有引用相关法律条文,应予以补正。上诉人曾德志的上诉意见,经查理据不足,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方仲伟

代理审判员  秦 雯

代理审判员  余文涛

二0一七年十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梁红梅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